搜狐评论-搜狐网站> 时政评论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侠客岛:公然闹“港独” 这帮香港年轻人想怎样

来源:澎湃 作者:画楼西畔
原标题:侠客岛:公然闹“港独”,这帮香港年轻人想怎样?

  香港又出新闻。

  3月27日,一个所谓的“香港民族党”宣布成立。其宣言听着还是挺脑洞大开的:该党声称提倡“民族自强,香港独立”,最终目标是“建立独立自主的‘香港共和国’,脱离中国殖民暴政,令港人重回正常生活”。

  思变?

  可给媒体喂足了料。网上就有激进人士以此为据,抛出“香港人心已经思变”的说法;原本复杂的香港政局,现在被搅得更乱了。

  话又说回来,香港曾经是全球政治意识最淡漠的地区之一;要说香港“人心思变”,大部分人都想“闹革命”,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会觉得这个帽子安得有点无厘头。

  但大家同样觉得,“港独”声音频繁冒泡的观感也不是假的。如果我们把时间比例尺缩小,看看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的香港动向,就能发现香港确实突然冒出了好多个打着“港独”旗号的新组织。这个事实又说明了什么?

  还得从这个新冒出来的党派说起。

  起因

  约两星期前,社交网站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为“香港民族党”的专页。说来也奇怪,这个页面一直没有任何党员的资料;3月28日中午,其召集人陈浩天突然现身,宣布成立“香港民族党”。

  在记者会上,陈浩天提出了六大纲领,包括建立独立自由的“香港共和国”、捍卫港人利益、巩固香港民族意识、支持并参与一切有效抗争等。他还透露,会积极考虑派人参与9月的立法会选举、建立更多支持“港独”势力的组织和制作宣扬“港独”理论的文宣。

  注意看最后“透露”的内容,尤其是“参与9月份的立法会选举”这一句——这才是整个记者会上最关键的信息。“香港民族党”成立的诱因和目的,也由此呼之欲出。

侠客岛:公然闹“港独”,这帮香港年轻人想怎样?
选举

  参与起草《基本法》的香港资深大律师谭惠珠曾对岛妹说,现在的香港社会,已经由“行政主导”变成“选举主导”,一切行为都以赢得选票为目的。

  这一点,从今年2月份新界东议席补选的结果就可以看出。这是香港立法会举行的“占中”结束、政改被否后的首次选举。而旺角暴乱的参与者、“本土民主前线”候选人梁天琦,居然赢得6万多张选票,排名第三,仅次于泛民和建制派,香港媒体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要知道,在投票日之前,尤其是旺角暴乱未发生时,梁天琦连“不被看好”都算不上,确切地说是“没被看到”,参与旺角暴乱后,他的人气才一路蹿升。

  因此,旺角暴乱、新界东补选衍生出的“梁天琦效应”,就成为走“本土”路线的政团陆续成立的诱因。“香港民族党”的成立,也极可能是受此影响和鼓舞。

  另外,在记者会上帮陈浩天站台的梁颂恒,是香港本土派政团“青年新政”召集人,其组织成员大部分是“占中”参与者,在去年的香港区议会选举中,该组织9人参选、1人胜出。

  今年9月份,香港立法会将举行换届选举。陈浩天对这些靠“反中”选举出位的人,心里估计是羡慕嫉妒恨,于是按耐不住政治野心膨胀,瞅准时机鼓噪声势,想借此赚取一定的政治资本,或“趁乱”浑水摸鱼在9月份的立法会选举中争取席位。

  就连他自己也说:“梁天琦在新东补选获逾6万票支持,可见人心思变,香港本位已成潮流。”潜台词便是,梁天琦因旺角暴乱迅速上位,我现在比他更激进、更“胆大妄为”,是不是会更快上位呢!

  对此,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王志民今天用8个字给出回应:“严重违法,绝不可能”。事实上,现在“香港民族党”一没有获得公司注册处的批准,二没有任何组织架构和人员名单,称其为“党”还不够格,顶多算一个激进分子团伙。

  问题

  那么,问题来了:“本土”、“反中”的口号看起来这么好用,这种局势,是否意味着香港的民意真的发生根本性改变?

  从表面看,“港独”市场确实更“繁荣”了:多个激进组织不断成立,前有“香港学民党”、“香港民进党”,昨又有“香港民族党”,所谓的香港政治“光谱”似有了新变化——由以往的建制派、反对派,演变成建制派、传统“泛民主派”、“泛本土派”、“港独派”等。

  但是,事实上这种“增加”,应该说是“组织数目”的增加,而非“民意支持”的增加。也就是说,闹情绪的还是那群人,成立了更多的社团和派别,而支持“港独”的民意并没有变多。但“港独”政团一增加,后成立的组织只有抛出更耸人听闻的言论,才能吸引眼球,分得一些票源。

  香港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黄国健就说,“香港民族党”不会挑动中央神经,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幼稚、肤浅的玩意”。香港部分大专生思想幼稚,对社会认知浅薄,完全不理会客观环境。真正搞港独的人不会高调组党,会瞅准社会气候先行动,并用本土利益作遮掩。
我们从细节处就能得出一定的判断。在记者会现场,“香港民族党”成员除了陈浩天本人,只有另一位负责传媒联络工作的女子;在被多次被追问党员数目时,陈起初拒绝透露具体人数,再三被追问才称有30至50人,又以留下神秘感为由,拒绝透露其他成员的身份。

  我们从细节处就能得出一定的判断。在记者会现场,“香港民族党”成员除了陈浩天本人,只有另一位负责传媒联络工作的女子;在被多次被追问党员数目时,陈起初拒绝透露具体人数,再三被追问才称有30至50人,又以留下神秘感为由,拒绝透露其他成员的身份。

  现场没有民众支持,成员是大专学生,身份不知、资金不明,把这些已知项叠加,不难分析出陈浩天是不想透露还是不敢透露更多信息,也不难推理出会不会有什么“金主”在背后支持这股“港独”势力。

  换句话说,“港独”势力看似嚣张,但事实上到真正的选举关键期间,香港的选民仍然是非常理性的。在香港这个高度发展的商业社会中,商人是注重最实际的。对于绝大多数选民而言,繁荣、安定是最大的考虑因素。极端、激进的主张与思维,是与民意悖离的;香港社会也绝不会希望见到香港沉沦的一天。比如新界东的补选,不少选民投票给梁天琦,其实是对泛民、建制两大阵营以至整体社会现状皆不满意,被迫寻求新的政治路线。

  获得感

  岛妹还想对陈浩天所谓的“中国殖民暴政”多说两句。

  一位港商曾经对岛妹讲过一个故事:他年轻的时候去香港汇丰大厦等朋友,突然内急想去上厕所,发现进厕所还需要“刷脸”:北欧白人用最好的,南欧白人用中等的,黄种人用最差的。而在更早期,香港人被英国人打、踢,钱财被强夺巧取也都是家常便饭——这些,才和“殖民暴政”沾得上边。所以,习总书记出访英国获最高礼遇,众多老香港人才会激动得泪眼盈眶。他反问:如今年轻香港人,吃的是内地特供的新鲜蔬菜,喝的是全中国最干净的水,享受来内地上学、就业的优惠政策,怎么反而不知感恩了?

  客观说,目前“港独”的主力是年轻人,也许是跟他们的经济“获得感”不强有关。香港确实在经济方面存在一些问题,有部分年轻人无法发展的红利,就容易把一些社会矛盾或个人挫折,归咎到“一国两制”,给了“港独”滋生的社会土壤。

  但也正因为此,我们才必须对香港当前的形势保持清醒准确的判断,更加集中精力搞好民生和发展。大家都安居乐业,忙着喝茶赚钱,谁还有闲工夫听人讲“闹革命”呢?

star.news.sohu.com false 澎湃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50600 report 3778 香港又出新闻。3月27日,一个所谓的“香港民族党”宣布成立。其宣言听着还是挺脑洞大开的:该党声称提倡“民族自强,香港独立”,最终目标是“建立独立自主的&lsqu
(责任编辑:王蕊 UN663)

我要发布

热点推荐更多>>

搜狐社论更多>>

南方水灾堪比18年前

检讨抗灾路径依赖,既不在天灾中竖英雄也不忘在人祸中悲悯苍生…[详细]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