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评论-搜狐网站> 观察家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中部大省,打“黑”猛烈程度不逊于打“虎”!

来源:综合 作者:政知局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中部大省,打“黑”猛烈程度不逊于打“虎”!

  撰文 | 孟亚旭

  “调研中我们了解到,到今年8月底,省部督、转的自2006年以来的14件涉黑涉恶核查线索无一办结。”

  这里说的“今年”,是2014年。当年8月,王儒林调任山西省委书记,两个月后他在调研太原后感到“压力山大”,于是有了文章开头这番话。

  而到了约两年之后的2016年7月18日,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山西省公安厅通报的专项行动战果显示,行动首月警方打掉恶势力犯罪集团25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30人。

  从“线索无一办结”到“1个月打掉25个犯罪集团”,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关注的是,这些年山西的打黑究竟经历了什么?

  公职人员涉黑

  谈到山西打黑,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第一个想到的,是6年前那个轰动全国的“关氏兄弟”涉黑案。

  2010年12月,以关建军、关建民、许建军、王红玉为首,在山西阳泉盘踞13年的涉黑组织浮出水面。为首的关建军,曾经获得山西“打黑除恶”二等功勋。在媒体的报道中,他1.73米,小平头,不胖不瘦,模样也不凶狠。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在13年时间中,从一名巡警队长到涉黑组织“老大”,一度让阳泉百姓谈“关”色变。媒体报道称,他与兄弟关建民等人大肆开设赌场,垄断娱乐业,收取保护费,霸占煤炭资源,敲诈勒索、非法拘禁。

  “关氏兄弟涉黑案”发生在白云主政阳泉期间。没错,就是那个落马的山西原统战部部长白云。

  在山西政法系统内,关建军并非唯一一名涉黑者。就在王儒林去山西太原调研的同年,山西运城永济市检察院提前离岗干部马锋也因涉黑被揪出了水面。

  据当时的通报,该案共查出违纪违法国家公职人员68名,涉嫌犯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买卖枪支弹药、强迫交易以及偷逃税款等13项违法犯罪行为。除马锋外,永济市国土局、住建局、人防办、地震局等单位的国家工作人员、永济市公安局多名干警都被牵涉其中。

  小官掀风浪

  这些年山西的打黑中,还有一类人不容忽视,“小官涉黑”。

  “在869名犯罪嫌疑人中,包括涉黑涉恶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支部书记、村主任27人。”去年10月,山西省公安厅的这则通报曾让不少人震惊。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与上述数字一同被披露的,还有一例佐证: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借担任万荣县解店镇南解村村委会主任之际,纠集其他人侵占集体资产、资金,并在该村周边工地强行承揽土方工程,“该犯罪集团为了争夺违法利益,在周边村镇和村民中,甚至在犯罪集团内部成员之间,多次实施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 。

  有人会说,“小官涉黑”难掀大风大浪。但就是这样的“小官”,却更让群众心有余悸。比如今年1月,一位围攻警方、村民不敢作证的“土皇帝”,就算被抓获归案,他强占的土地也一直撂荒,村民们至今不敢种庄稼。

  没错,就是山西省吕梁市方山县人大代表张志雄,这位黑恶势力的首脑,靠“菜刀队”打跑银行行长,雇人非法掠夺矿产,强拆21户房屋,逼迫村民远走他乡,操纵选举,成为村子的“太上皇”,人见人怕的“红顶村霸”。不仅如此,当地民警发现其独占的矿业存在隐患要调查时,他还带领数十名工人围攻。直到2014年12月,张志雄团伙主要犯罪嫌疑人27人陆续抓获归案,村民也不敢配合警方作证,害怕其出来后打击报复。

  “村官涉黑”不仅仅发生在山西。“村官涉黑的情况确实比较猖獗”,最高检检察理论研究所副研究员陈磊曾如是说。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在浙江、江苏、广东和山西等地做的田野调查显示,相比而言,山西因为煤炭资源比较丰富,村官涉黑方面容易出问题。

  不断加码的高压态势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自从2014年9月,山西省委领导班子发生改组性重大调整之后,山西的打黑力度不断增强。

  王儒林当时提出“形成打黑除恶的高压态势”,当年9月17日,山西省政法委书记王建明主持召开了全省继续推进打黑除恶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王建明的身份,他是山西省打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这是山西为彻底肃清黑恶势力而成立的机构,副省长张建欣以及法、检、公、司一把手为副组长。各地也设立了打黑办公室。为了发动群众,全省各市打黑办的举报联络方式也都面向社会公布。

  之后的两个月内,这样的“打黑除恶”会议已经开了四次,据媒体披露,山西还建立了由150余名各地推荐久经历练的刑警组成的打黑专业人才库,为防止泄密、报复与阻力,在一些打黑过程中,会“异地用警”。

  不难发现,在山西,高压反腐和高压打黑几乎是同步进行的,当地官方也表示,“打黑除恶”要严查“保护伞”和“关系网”。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两项行动都可以起到政风清明的效果。王儒林也说过,“山西要将反腐和打黑结合起来”。去年是山西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年。值得一提的是,省市两级选调一批公检法办案专家,组成业务指导组,深入基层,确保实现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

  过去的一年中,山西共打掉黑恶势力犯罪集团266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435人。其中涉黑涉恶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政府工作人员共计42人。在今年2月的电视电话会议中,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杰指出,当前山西省经济形势面临巨大下行压力,滋生黑恶犯罪的土壤和条件大量存在。黑恶势力对农村基层政权的侵蚀、对党政干部的拉拢腐蚀日益严重。

  为继续保持“打黑除恶”高压态势,山西省“打黑除恶”领导小组决定将2016年作为全省“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深化年”。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打黑除恶”是被纳入全年综治考核体系的,也就是说,如果进展缓慢、质量不高,当地的相关人员是要被问责的。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再说回开头,今年6月,山西省公安厅在全省部署“三大战役”专项行动,“战役之首”就是“打黑除恶”,而首月也真的是战绩斐然。

  资料 | 人民网 新华网 中新网 中广网 山西新闻网 法制日报 第一财经日报 南方周末 新京报等

star.news.sohu.com true 综合 http://star.news.sohu.com/20160721/n460255353.shtml report 2809 撰文|孟亚旭“调研中我们了解到,到今年8月底,省部督、转的自2006年以来的14件涉黑涉恶核查线索无一办结。”这里说的“今年”,是2014年。当年8月,王儒林调
(责任编辑:齐贺 UN656)

我要发布

热点推荐更多>>

搜狐社论更多>>

南方水灾堪比18年前

检讨抗灾路径依赖,既不在天灾中竖英雄也不忘在人祸中悲悯苍生…[详细]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