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评论-搜狐网站> 时政评论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王晓笛:为什么洪素珠有这么大能耐?

来源:观察者网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王晓笛:为什么洪素珠有这么大能耐?

  洪素珠事件挑动两岸情绪的时候,笔者恰好接受新党青年委员会主席王炳忠的邀请,随他一起录制一期《忠言near》。在吃过台湾粽后(炳忠坚持认为这天只能吃粽子,直接结果是我一天没吃饭),针砭一下台湾低俗的时政,展望一下两岸美好的未来。但看到洪素珠辱骂老荣民的视频后,炳忠彻底暴走,节目临时改成网络直播,事先彩排的流程被悉数打乱。笔者一脸茫然地坐在旁边,看着他发飙一个多小时。

  虽然为受辱的老伯感到难过,但笔者并不意外,类似的场景如沙盘推演一样,早已在笔者脑中被反复地演绎。正如有些媒体所说,洪素珠是台湾常常出现的那一些人。他们的确应该被不遗余力地声讨,但总会在一个阴暗的角落春风吹又生。

洪素珠此前接受台湾媒体采访
洪素珠此前接受台湾媒体采访

  老荣民受辱,和国民党下野有关

  引爆舆论的视频拍摄于“2·28”当天,但直到端午节才备受瞩目。假设是这位“高雄州知事”揣了两个月,在端午节吃过粽子后心情不错,出来刷下存在,和各位做些节日互动。但随着事件发展的深入,知事大人也被曝出不止一次霸凌荣民与陆配,且个个惊世骇俗,击穿底线。

  诡谲的地方在于,为什么只有此次事件引起广泛关注?

  公众对议题的关注,和一段时间内社会中存在的主导性议题有关。马英九时期,民进党出于政治斗争的考量,在与国民党的博弈过程中,将“反中”建构为台湾社会的主导性议题,反媒体垄断、“太阳花运动”、反课纲运动借由这套话语体系风起云涌。相较而言,彼时的荣民荣贫生死是次要话题,甚至有可能会因为主导性议题的“反中”色彩而被祭旗。这是彼时荣民议题未能凸显的社会背景。

  但主导性议题毕竟是一种宏框架,议题的具体呈现离不开媒体的直接参与。抛开意识形态的色彩不谈,强化聚焦主导性议题,是市场化下媒体最正常的反应。只有这样,媒体才会有人看,媒体人才有薪水可以拿。台湾媒体最不缺乏将某件事情持续发酵、推波助澜的能力,一旦某个社会问题成为热点,台湾媒体就会如同狼群一般扑咬上去,不将事件充分撕碎绝不善罢甘休。洪素珠能很快被起底,成为众矢之的,实事求是地讲,媒体可以记上一功。

  马英九时期,“反中”议题伴随着反国民党而延续,媒体在这个过程中起着强化的作用。2016年台湾政党轮替,国民党下野,原本尖锐的“反中”议题得到缓和,继续酝酿发酵俨然失去可信力。幸运的是,虽然国民党和民进党有同质化的趋势,但难以调和的族群斗争仍然存在。当未废除“台独党纲”的民进党重返执政时,主导性议题随之改变,媒体便反过来质疑民进党的“台独”理念及族群霸凌。

  总结起来,对荣民的关心与忽视,追根究底是社会议题变化的结果。倘若四年后国民党侥幸赢回执政地位,“反中”的议题也将会被再次提起,媒体闻风跟进,并延续议题的存在时间,荣民在享受了一段时间社会关怀后,也必然重新回到舆论失焦的地位。

  私心来讲,我为老荣民在这次事件中得到关怀感到欣慰,但欣慰之余流露着悲凉。

  洪素珠反衬“统派”的分裂

  在台湾,“台湾民政府”是个神奇的存在:它有自己的政治理念(反对中国或者是“中华民国”,实现台湾地位正常化),有自己的“中央”和“地方”组织架构,并任命了官员,甚至还有自己的军队!

  台湾法律对叛乱团体没有明确定义(当然也是因为民进党的纵容),致使这样明显带有叛乱味道的组织,一直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大街小巷。虽然一些警局因为其兜售不能使用的台湾身份证将其定义为“诈骗集团”,但更多乡亲因为其洗脑的功力,将其视作“邪教组织”。

  这样的说法并无不妥,还很是贴切。据网络爆料,网友的长辈在“台湾民政府”接受了几次培训后,开始走火入魔,六亲不认。但出于宗教信仰自由的考虑,台湾没有针对邪教的法律,“台湾民政府”如果不违法乱纪,那么公权力就没有妨碍其“传道”的自由。

  “台湾民政府”自称不是“台独”组织,但其和“台独”有脱不开的干系。根据此前笔者提出的“黄色势力”理论,洪素珠以及其所代表的“台湾民政府”,并不是真正意义的本土意识组织,而是日本在台湾的族群代表。但由于“黄绿合流”的现象(尽管亲日的“黄色势力”和本土的“绿色势力”相互看不上),使两个群体之间共享了一套“台独理论”,终极目的都是将台湾从中国脱离出去。

  抛开政治立场不谈,也不论“素素知事”的言论本身有多荒谬,话语中的理论是严谨和完整的。简单而言,他们从《旧金山和约》的提取出“地位未定论”,将“中华民国”归入外来政权的队伍中,视其在台湾的法统为异族统治,或者如吴介民所言为“类殖民统治”。论述上极具杀伤力,也极容易吸引不明真相的无辜群众。

  黄营和绿营为了“去中国化”,进行长期的理论积累工作,没有理论,就没有号召力。反观统派团体,无论是红统还是蓝统,统派团体至今没有在论述上达成一致,为了主导统一进程,统派团体又囿于内讧争斗之中。掌握话语权的国民党在统一进程上愈发保守,却不愿意放权,其他团体又势单力薄。相对“绿中泛黄”的整体性,统派团体理念不一,呈现碎片化。

  从某种程度上讲,今天老荣民被羞辱与被排挤,是统派团体边缘化的结果,而统派团体的不作为,直接导致自身的边缘化。只有斗争才能求得生存,战略威慑才能实现族群的和谐与均势。马英九用八年的时间证明,绥靖并不会赢得对手的尊重,相反将自己和国民党置于被清算的位置,作为第一大党,不仅错失了整合统派的机会,也让统派和深蓝族群随着其一起陪葬。

  两岸统一的重任在大陆肩上

  王炳忠曾悲观地对笔者讲,岛内政治势力已无法承担统一的重任。他并不是第一个对此有所感悟的台湾人。由于对岛内政治局势的失望,部分深蓝百姓转向从大陆寻找希望,这对大陆是一个机会。主客观形势,要求大陆必须承担起统一的重任,然而劣势的地方在于,大陆无法直接对台湾社会施加影响力,这恐怕也是长久以来要依靠国民党的一个重要原因。

  既然内部无法突破,那么应该从外围着手。随着两岸交流的扩大,越来越多的台湾人往来两岸之间,他们了解大陆,也期盼两岸交流的和平永续,特别是台湾新一代的年轻人,他们都是大陆可以倚重的对象。两岸原有的相互想象,随着交流的扩大而被解构,但也为建构一个新的联结提供了机会,笔者乐观其成。

star.news.sohu.com false 观察者网 http://www.guancha.cn/wangxiaodi/2016_06_15_364128.shtml report 3037 洪素珠事件挑动两岸情绪的时候,笔者恰好接受新党青年委员会主席王炳忠的邀请,随他一起录制一期《忠言near》。在吃过台湾粽后(炳忠坚持认为这天只能吃粽子,直接结果
(责任编辑:王蕊 UN663)

我要发布

热点推荐更多>>

搜狐社论更多>>

南方水灾堪比18年前

检讨抗灾路径依赖,既不在天灾中竖英雄也不忘在人祸中悲悯苍生…[详细]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