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评论-搜狐网站> 观察家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特朗普和希拉里,谁胜选的可能性更大?

来源:观察者网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特朗普和希拉里,谁胜选的可能性更大?

  【尽管反智趋势在美国流行,但美国人并不是想选一个愚蠢的人做总统。美国人想要一个看起来和自己没什么两样的总统——只要比自己聪明一点就好。保守起见,我会给希拉里下注;但如果我是个赌徒,我可能会为特朗普投钱。

  随着希拉里获得民主党的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美国总统的选战也越发白热化:希拉里vs特朗普,到底最后谁能入主白宫?那些力挺特朗普或者希拉里的美国人民到底在想些什么?特朗普和希拉里最后的底牌到底是什么?6月2日,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特邀请美国DDP全球公关咨询公司总裁Matt·Decker先生做客人大重阳,围绕上述问题进行演讲。

  Matt·Decker早年曾担任美国国会议员的法律事务助理,先后在日本大使馆、英国大使馆担任政治顾问,目前任职美国DDP全球公关咨询公司总裁,为全球大使馆及政治机构提供咨询顾问调研指导服务,深谙华盛顿政治体系规则。此次来华,Matt·Decker从其专业角度分享他眼中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观察者网有幸受邀参加此次人大重阳演讲,并摘录演讲要点以飨读者。】

  (特别鸣谢录音整理: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 任珂、董一)

美国DDP全球公关咨询公司总裁Matt·Decker先生
美国DDP全球公关咨询公司总裁Matt·Decker先生

  美国人总是对“政治圈外人”放水

  我想说一些我们在这个初选年看到的一些事情,有些很特别,有些不那么特别,有些我们已经预料到,有些我们未能预料。我也会谈到竞选预测,例如依据支持率谁更可能赢得选举,但我也希望更够让你们更好地了解为什么美国人对一些美国政治事件作出反应,为什么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回应唐纳德特朗普,不仅仅是唐纳德特朗普,也包括伯尼桑德斯。

  我想说的第一件事是,特朗普的崛起某种意义上并没有让我们感到惊讶。

  美国人总是对“政治圈外人”放水。如果有一件关于美国选民的事你们必须了解,那就是,美国选民厌恶华盛顿,他们认为那里全都是白痴。我们所有身处华盛顿环城高速公路以内的人——顺便一提,“华盛顿环城高速以内”是一个特定称谓,美国人之所以使用这个说法,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个充满成功的地方——所以我们几乎是美国最不受欢迎的一群人,但我们总是认为我们总是国内最聪明的一群人。

  所以如果一个政治圈外人决定竞选总统组阁上台,这从来不会让我们感到惊讶:美国选民会说“哦我喜欢这个男的”、“我看好这个女人,因为她是一个不一样的人”、“他不是华盛顿那群人中的一员”。

  当你看国会议员支持率的民意调查数据时,你知道他们当前的支持率是多少吗?是8%。你们知道这很差,但即使在非常好的时候,美国人对他们的支持率最多也就12%或者15%。所以,美国人对华盛顿的厌恶是很平常的。他们对政治圈外人放水,也是很平常的。所以特朗普在民意调查中支持率问鼎,也没什么稀奇。

  经常发生在竞选活动中的一种情况是,没有经验的政治家会说出一些没有经验的话,让他们看起来非常没有经验!使他们看起来不够格承担总统的工作。但常见的走向是,他们会在支持率的顶峰呆一阵子。

  关于特朗普真正让我们惊讶的是,没有任何政治分析师,没有任何民意调查分析家,没有一个身处华盛顿建制媒体中的人,预料到了特朗普会走到今天,我们完全大错特错。

  我们期待发生的是,每一次他说一些有点出格的东西,或者只是有些令人震惊的东西,就像你们曾经听到过的那些,每次我们都作出高枕无忧的架势说:“哦,他的选举活动就要到此为止了。”然后第二天我们一看民意选举,他的支持率就又上升了3个百分点。

  特朗普现象的背后是什么?在我们探究一些观点之前,我想给出一个想法:特朗普的人气与桑德斯当前的人气不是完全不同的——后者正在挑战希拉里克林顿。我绝不是在政治光谱的意义上比较桑德斯和特朗普,他们来自意识形态光谱非常不同的两端。但他们的吸引力,他们对美国选民的民粹主义吸引力,比看上去更为相似。
人大重阳系列讲座|马特·德克:特朗普和希拉里,谁胜选的可能性更大?

  美国人的感受有多么消极

  首先,如果想知道美国人当前的感受是什么,有两个民意调查十分有说明性。

  第一个,只有大约25%到26%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生活现在比奥巴马2009年接手白宫的时候过得更好。你们必须知道那可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时期,那是2008年秋天,正是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一直影响到2009,当时美国人觉得一切真是糟透了。而现在,8年过去了,只有25%的人认为他们比那个非常糟糕的时期过得更好。这很能说明问题,这是个非常消极的态度。

  另一个我们经常做的民意调查——在你观察美国政治的时候这是一个很有说明性的民意调查——我们称之为“正误方向民意调查”(wrong track right direction poll)。这是一个全国性的民意调查,我们问美国选民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你认为美国正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进,还是我们走上路错误的轨迹?我们不问他们为什么,不让他们解释他们的回答,这是一个即时的回应,一个情感上的感受。

  在乔治·w·布什最不受欢迎的时候,也是2008年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候,认为美国正在走上错误的轨迹的回答是63%。单凭这个数字,我们就知道奥巴马将会赢得选举,因为美国人对当前这个总统非常不满。所以有人说,奥巴马根本不需要是一个优秀的候选人。结果是他还不错,但他不必要有这么优秀。这就是“正误方向民意调查”。

  现在,认为美国正在走向错误轨迹的美国人的比例是69%,这比2008年秋天更糟。所以再一次,这让你了解到美国人的感受有多么消极,这主要是与经济有关。

  这次选举中当我们问美国选民,什么是让你们在候选人之间做出决定的第一影响因素时,回答是“经济”。也许所有人都记得1992年比尔克林顿做竞选活动时,他的顾问说了一句很著名的话:笨蛋!问题就出在经济!(观察者网注:it is the economy stupid)。现在,让人厌恶的还是经济。

  最高的时候是去年,有60%-62%的美国人说经济是首要原因。现在这个数字还是很高,有40%,但如果你把其它几个影响投票的因素算进去,例如负债,支出过度和与中国竞争,这个数字就会更高。所以仍然是经济在将美国人的感受向消极的方向拉扯。

  如果现在你问美国人,美国是否处在衰退中,仍然几乎绝大多数美国人会说他们处在衰退之中。我们已经不在经济衰退中有大约四五年了但美国选民仍然这么认为。所以这就造成了政客的回应。如果选民觉得是这样,他们对自己的经济前景觉得没有安全感,那就会影响到他们的投票行为。

  说回特朗普。如果你问美国人:第一,他们为什么投票,他们肯定会说是经济;然后你问,你们信任谁来修正经济?特朗普将在这个问题上胜过希拉里克林顿。

  我目前还不想进一步说明民意调查和预测,我们还是回到这种对美国的消极态度。
人大重阳系列讲座|马特·德克:特朗普和希拉里,谁胜选的可能性更大?

  过去五六年美国人认为中国是世界最领先的经济体

  还有一个民意调查也很有趣而且与中国相关。

  从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科学民意调查流行以来我们就开始全美进行一项民意调查,我们问全美人民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是否认为你的孩子会比你过得更好?有60年绝大多数美国人的回答都是:“当然!我相信我的孩子会比我过得更好。”这是一个很积极的预期。

  美国人曾经很乐观。过去五十年如果问一个美国人你最近是否觉得过得很不好,他会说是啊但以后会好的。如果你们现在再问他们同一个问题,他们会说是的今天过得很糟但你明天醒来后可能更糟。美国人历史上曾经更为积极,但2011年我们再次做这个民意调查时,很多人说,不,我不认为我的孩子会比我过得更好。这个变化令人震惊。

  我们也曾在2000年问这样一个问题:你们认为谁在领导世界经济?绝大多数的人说当然是美国。我们又问:你们认为20年后谁会是领先经济体?绝大多数人回答说当然还是美国。

  2011年我们又问了那个问题,大多数人的回答是中国是世界领先经济体。

  过去五六年他们都认为中国是世界最领先的经济体。2011年我也问了美国人20年后谁会是世界最领先的经济,绝大多数人的回答是中国经济。现在,虽然美国人好像已经失去信心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他们仍然认为中国是世界领先经济体,但与四五年前不同,现在他们认为美国将在20年后重新成为最领先经济体。

  所以这都说明了为什么会有特朗普现象,为什么人们会追随政治圈外人,依据一系列在美国开展的民意调查,原因就是对华盛顿的不满,甚至是厌恶。

  由于政治建制派的存在,美国人感到自己与政治失去联系,甚至是被他们的政府抛弃了。人们感到只有那些政治联系深刻的人才有可能成功。如果你不是政治上受保护的阶层的一员,那你事实上就没有机会在美国成功。所以有这么多对华盛顿的不满和厌恶,他们寻求一个华盛顿以外的人来为自己代言是毫不令人惊讶的。这可能是唐纳德·特朗普近期如此受欢迎的原因之一。但这也是伯尼·桑德斯获得成功的部分原因。
人大重阳系列讲座|马特·德克:特朗普和希拉里,谁胜选的可能性更大?

  互联网改变美国竞选

  在这次竞选活动以及未来的竞选活动中呈现出两大重要变化,它们都和互联网有关。

  一个是政党权力的缺乏。美国的政党体系是很弱的(weak),政党无法选择它所青睐的候选人。我们提及建制派,认为他们好像是董事会,每月开一次会,决定谁做领导、谁做决定。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建制派只是被选出的、在体系中待了很长时间的政客,希拉里和布什都是建制派。

  举个例子来说政党的软弱性。如果我想竞选,也许我在内心是一个共和党,但是由于我在的选区大部分人是民主党,那我就得说我自己是民主党。可能民主党建制派会指出说我是一个骗子,但是他们无法使我出局。只要我能使大部分选民相信我,那我就可以赢。过去,建制派非常有影响力,可以挑选其青睐的人作为候选人,但是今年他们无法成功。9个月前,共和党建制派没有人说我们想选特朗普,民主党建制派也没有人说想选桑德斯。

  为什么会这样?有两个理由。你可能听过“政治背书”,就是说如果我想赢得竞选,我需要获得民选官员的正式支持。在过去这很重要。因为在过去,人们对于竞选者通常不了解,他们了解当地的官员,如果当地的官员认可这位候选人那么他们也会认可。而现在这不再有意义。这和互联网有关。

  现在,人们可以通过互联网直接了解到竞选者的观点,不再需要民选官员的意见。

  另一个是筹款方式的改变。

  在美国政治中,几乎没有什么比钱更重要。过去筹款主要依赖政党。投票率在美国通常很低,只有平均50%的人会投票选总统。在过去的两届总统选举中,投票率高一些,是60%。而真正捐款表示对候选人支持的比例更小,非常小的比例。

  直到最近,捐款的是有钱人——能够捐出上千美元的人。这意味着你必须有一个名单,可以联系到那些可以捐款的有钱人。而有这份名单的人是政党。而现在,这发生了变化,你可以在网上筹款,从2008年开始。

  我意识到筹款方式的改变是通过一个大学的竞选运动集会。在美国有这样一个大的趋势,你越年轻就越自由,就越亲民主党;你越老就越保守,就越亲共和党。在美国有这样一句笑话:如果你25岁,却不是民主党或自由派,你就没有心;如果你45岁,却不是共和党或保守派,那你就没有钱。所以,多年以来,尽管民主党知道在大学校园里的人偏向民主党,但他们却不会去投票。在美国还有这样一个趋势,你越年轻你越不会去投票,年纪越大越会去投票。

  而我在奥巴马的大学竞选集会上发现,他在发表完演讲后,筹款人会上台说:现在,拿起你们手中的手机,输入这个代码,那么就会有10美元的自动捐款,月底会从你的账单上扣除。每个学生都认为这很棒并且输入了号码。

  我认为有几点非常有趣,一是,这是一个筹款的全新的方式,这非常简单。以往你需要拿出你的支票簿、签字、寄出,而现在只需要在手机上敲几下。二是,大多数学生不是自己为每月的手机消费付钱——想象这样的画面:45%的共和党的父亲为民主党的奥巴马做出了捐款。

  互联网或者说手机使普通人捐款更加容易,不是几千或几百美元,只是10或20美元,这就是桑德斯的成功。他不需要得到建制派的支持,他直接获得人民的支持,他比希拉里多筹集了几百万美元,只是通过每次获得27美元的捐款的方式。

  这两个变化使得更多的圈外人(outsider)可以进来,为第三党派人士的竞选打开大门。
人大重阳系列讲座|马特·德克:特朗普和希拉里,谁胜选的可能性更大?

  保守起见,我会给希拉里下注;但如果我是个赌徒,我可能会为特朗普投钱

  关于选举预测。我会为希拉里克林顿下注。

  现在,特朗普和希拉里在全国的表现上势均力敌。但这些民意调查在说明总统选举上是没有意义因为我们不是全国普选,而是一州一州地投票。前不久看到的一项研究表明,能够较准确预测11月大选结果的民意调查,是当年2月作的那次。2月民意调查中希拉里有5-7%领 先于特朗普。现在两者持平。但这是具有误导性的,因为这个结果是软性的。现在之所以两人持平是因为希拉里仍在党内面临着桑德斯的挑战,而特朗普党内的对手都已经离开,即便还没有对他政治背书,但已经不再批评他了。

  但桑德斯不会持续竞争希拉里的选票。我相信6月7号之后,在加利福尼亚、新泽西初选之后,他会逐渐寻找一种退出选举的方式,他会把自己的支持投给希拉里,也会劝告他的支持者这么做。我相信他这样做之后,希拉里会重获优势,我相信她现在已经在全国民意调查中有了4-7%的优势。

  全国有40到42个州在选举中是不起作用的,它们过于偏共和党或者过于偏民主党,以至于不起作用。只有7-10个州是起作用的,其中95%的可能选民已经做出决定是要投给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所以只有来自8个州3-5%的选民是未知数。所以几十亿的钱都投在了非常小的一部分美国选民身上。

  如果保险起见,我可能会在拉斯维加斯下注给希拉里。如果我是个赌徒,那我可能会为特朗普投点钱。华盛顿共和党很多人认为特朗普绝不可能赢得竞选,我不同意这个看法。我不认为他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统,但我不会说他没有机会。我给你们讲这样一个情景:

  1996年的时候在明尼苏达州有一个政府选举,有一个独立候选人Jessie Ventura,他是个B级片演员,前摔跤手,他决定参加明尼苏达政府选举。共和党和民主党都不在乎他,因为没人认识他,都认为他是个白痴,根本没有希望,但他最后赢得了选举。这是因为他发动了许许多多一辈子从未参与过选举的人:高中学历的蓝领白人选民。他们认为Jessie Ventura与其他政客不同,与他们一样对政治正确感到厌烦。

  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会愿意支持唐纳德特朗普。

  特朗普想要赢得选举必须发动这样一群从未投过选票的人,他已经在初选中这么做了,而在九月全国选举时他也可能这样做,这是他赢得选举的最后机会。他不是在竞争前两次选举中竞争的那群人的支持,而是在把更多从未投过选票的人拉进选举。他自信可以做到,我们拭目以待,我认为是有可能的。

  我想就对外政策发表一点评论。美国人不会就对外政策进行投票,除了2004年——因为这是911之后第一次选举,国家安全和恐怖主义在人们心中占据高地。

  但这次选举不会这样,因为经济是主导因素。这次,国家安全在投票因素中占比为12-17%,而经济因素占40%。中国的威胁不是不在考虑范围内,但美国人视中国为威胁,不是军事意义上的,而是经济威胁。

  美国人想到中国,就会认为中国在窃取美国人的工作,在外包我们的工作,而且很不幸的是在这个问题上美国从不考虑别的国家。而真相是,由于政治家的一些原因,人们只关注中国。另一个是墨西哥,但墨西哥被指责还有一个原因是进入美国的移民把工资拉低了。所以我的结论是传统外交因素在本次选举中不会产生很大作用,但中国确实是一个影响因素。

  在美国选举中,中国总是被频繁提及,但重点是:上台的总统是否会落实在选举活动中承诺的政策,一般情况下答案是否定的。与我共事过的中国官员和大学人员似乎很理解这一点:所有总统候选人在竞选中都会过度承诺。此外就是我们的体制,我们有一个制度上较弱的总统权力,他们总是受到国会限制不能做他们真正希望去做的事。所以很多时候,总统只能做他能够说服国会与他一道去做的事。

  我将在这一点上结束我的演讲:长期以来我们的政府都是分裂的,不能做很多很基础的事,过去很多年——起码有6年了,我们无法通过财政计划。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赢得选举,我们的政府还是会保持分裂状态。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个共和党掌握的众议院和一个民主党掌握的参议院,以及过去六年那种情况的延续。
人大重阳系列讲座|马特·德克:特朗普和希拉里,谁胜选的可能性更大?

  到底如何看待特朗普?

  要强调的是,不是所有的美国人都支持特朗普。只是占总人口的50%的共和党选民中的35%的人支持他,这并不是一个多数。

  反智(anti-intellectual)趋势在美国流行,但美国人并不是想选一个愚蠢的人做总统,而是由于美国人对于精明的政治家存在怨恨(resentment),认为他们只为自己谋利益。美国人想要一个看起来和自己没什么两样的总统——只要比自己聪明一点就好。

  非常搞笑的一点是,特朗普——一个来自曼哈顿的亿万富翁竟然成为蓝领工人的拯救者。部分原因在于他不是建制派,这正是人民所厌恶的。但是人们对于财富上的成功不会怨恨,这和欧洲人不同,他们会对经济成功人士产生怨恨。而美国人认为赢得财富是一件令人骄傲的事。

  还有一点是人们对于政治正确的怨恨。人们对政治正确感到厌倦,因此非常高兴听到有人直率地反对政治正确,他们可能不赞同特朗普说的一切,但是他们乐于见到有人大声地说了出来。我认为特朗普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或性别歧视者,尽管他说过一些令人感到不愉快的言论。反对政治正确是对他的这些言论更好的解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star.news.sohu.com false 观察者网 http://www.guancha.cn/MattDecker/2016_06_14_363890_s.shtml report 9184 【尽管反智趋势在美国流行,但美国人并不是想选一个愚蠢的人做总统。美国人想要一个看起来和自己没什么两样的总统——只要比自己聪明一点就好。保守起见,我会给希拉里下注
(责任编辑:齐贺 UN656)

我要发布

热点推荐更多>>

搜狐社论更多>>

南方水灾堪比18年前

检讨抗灾路径依赖,既不在天灾中竖英雄也不忘在人祸中悲悯苍生…[详细]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