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评论-搜狐网站> 时政评论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比起电信诈骗,台湾的政治诈骗更可怕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陈斯俊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比起电信诈骗,台湾的政治诈骗更可怕

  近日肯尼亚破获的诈骗集团被遣送回大陆一事,再度炒热两岸话题。台湾电信诈骗集团造成大陆财产损失,他们不事生产,只靠谎言就骗走了大量血汗钱。而在台湾,还有一批选前说一套、选后做一套的政治诈骗集团,他们在竞选时靠忽悠百姓、乱开支票来骗选票,当选后又不守诚信、不履行承诺,如新党就将这批人定位成是政治金光党、老鼠会。

  4月15日上午,台湾“太阳花学运”主事者、“岛国前进”发起人林飞帆及多个公民团体,到“立法院”前抗议民进党版“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草案”未落实民间版的五大“立法原则”。想当初,民进党和太阳花运动组织者走的多么亲近,一旦上台,也早忘了当初的信誓旦旦。正如新党青年委员会主席王炳忠所说,“我们都是政治诈骗的受害者”。

林飞帆等抗议民进党“政治诈骗”
林飞帆等抗议民进党“政治诈骗”

  “台独诈骗集团”的两面手法

  林飞帆只是上了一次当而已,相比之下,台独分子所鼓吹建立的“台湾国”就是一群诈骗集团所捏造出来,用来骗取钱财和名声的“投资项目”,而他们这二十多年来所骗取的利润可不是那些靠电话或社群网路诈欺所能比拟。

  在这世上除了华尔街金融集团,大概还没有像台独诈骗集团一样“投资报酬率”如此高且受到客户高度信任(不管是沉迷于他们给予的愿景,还是单纯看中他们骗钱的能力)的团队。台独诈骗集团的概念有点类似庞氏骗局,但手法更加复杂。庞氏骗局意指成立空壳公司诱骗人们投资,保证投资者短期内获得高回报使更多人上当,但其实不过只是把新投资者的钱支付给最初投资的人当作回报,直到再也付不出钱为止。

  台独诈骗集团高明的地方在于,他们不需要以物质回报来维持信用,而是以幻想出来的愿景与未来收益作为抵押。台独诈骗集团的中流砥柱是台湾岛内本土资产阶级中的台独企业,这些企业与一般台商和被视为“统派”的企业不同,他们更擅于隐藏自己的身份,不像富士康或旺报等企业高调,也不会以自己母公司的名义亲自去内地投资,而是用各种不起眼的子公司来挹注资金参与房地产等投资项目,或是与内地的民营企业开展合作以避人耳目。

  他们在内地赚取大量收益,回到台湾后除了继续投资房市股市外,其余用来投资政界与媒体,在台湾选举是个高收益却也是高成本的投资,可以说没有企业提供的政治献金是几乎无法进行的。然而一旦打赢选战,其背后的利益也是非常可观,借由地方政府公开招标、采购、产商回扣、影响政策、推动减税等方式就能在短期内回收成本。政商关系打好,即便这些企业老板都没有成为“宰相”的机会,留下的资产也足够养好几代纨绔子弟了(更不用说在台湾遗产税的最高税率已调降至10%)。

  独派媒体以《自由时报》、三立电视和民视为三大支柱,在马英九声望低落后也有不少媒体加入了批蓝斗马的半独媒行列,其政治新闻攻击对象以蓝营与统派为主,两岸新闻则是尽可能丑化或抹黑大陆,政论节目的主题也常出现中国威胁论或中国崩溃论的论调,来宾与主持人只需要配合剧本骂人就能赚钱,言词可说是极尽挖苦、激进与低俗。这些企业的目的大概可以归纳成三个,其中第一个目的就如上述所说,无非是吸引观众目光并攻击对手,在选举时期帮赞助对象或称政治代理人拉选票以获取更多利益。

  独派媒体渲染中国威胁论或中国崩溃论的另一个方法,是刻意捏造一些“宫斗”剧情,海量报导大陆社会矛盾、贬低人民文化素质、撰写商业界竞争下落败者的故事(原因多为落后产业淘汰,但总会牵扯到对大陆投资政策的不满)、夸大大陆经济增长减缓的影响、大陆投资环境恶化等报导。

  在撰写类似报导这一点上,台湾和欧美日许多商业媒体的观点总是一致,与此同时又会出现一些评论,说某些经济体比中国更成功。例如宣称印度经济会比中国经济GDP增长率更高,而当印度经济遇到危机时,又转而说外国公司与其在中国投资,还不如选择墨西哥。如果墨西哥又出现了危机,他们马上又会炮制出另一个地方,公布投资利多消息并提高信用评估,像是高盛集团在金砖四国后又创造出的其他名词,灵猫六国、高成长八国、金钻11国等等,只要不是中国。这就是他们的第二个目的,阻挠外国和台商企业来内地投资。尽管中国本身资金足够充裕,关键技术和管理经验也快速追上发达国家,但在经济发展与全球化的时代,外国的资金技术对中国经济发展还是不可或缺。

  而对台独企业来说,由于技术优势差距大致不如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差距来得大,因此这么做的可能还有另一个目的,即误导其他台商,使其不愿到内地投资,一方面可以让“南向政策”等对外投资政策交出一份稍微好看的成绩单,另一方面深知内幕的台独企业可趁机扩大在大陆市场的份额,继续受益于中国政府的优惠政策。至于像郭台铭、蔡衍明等勇于西进,又不愿资助“台独”的企业家,“台独”是不会放弃任何能操纵舆论对他们进行批斗的机会的。

  第三个目的,或许也是更为阴险、隐晦的目的,则是转移焦点。由于过去三十多年来各国政府推行学术主流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在放松金融管制、减税、私有化等政策下,贫富差距严重扩大,长期积累的仇富情绪在经济萧条时一举爆发,此时政经高层为了保住他们的利益,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制造族群冲突等各种矛盾来转移穷人与富人之间的矛盾,就像美国选战一样,台湾选战也善于打出中国牌来应付,李登辉执政时期台湾随著“民主化”而启动一系列新自由主义式经济改革,包括国有资产私有化、金融自由化等,造成贫富严重分化,人民成了活在房屋等债务阴影下的“无壳蜗牛”。

  由于有中国内战和冷战反共阵营的背景,中国威胁论在台湾更是大行其道,使独派和本土财团能更轻易地操纵民意走向,以诋毁蓝营或是统派,呼吁财富合理分配的声音虽然不小,解严后也曾出现过左派运动(不少为左统派),但最后终究是被仇中促独的舆论所盖过,或是被导向为针对蓝营,而对绿营不利的,如民视、柯建铭、李登辉等人与陆资企业的不明关系,也只会被冷淡处理。

  总结以上的资讯,我们可以看到台独诈骗集团擅长玩弄两面手法,在台湾煽动所谓的“台湾主体意识”或“台湾民族主义”和反共思想来搏取民意和政商利益,在大陆则隐藏身份。或许这些人心里真的有过搞台独的想法,但从行为上看来更多只是想获取利益而已。然而他们的两面手法还能持续多久?

  等到骗局破灭,没人会为“台独”集体站台

  台湾和西方媒体的报导的确会让人不看好中国经济的前景,这几年也确实有一些企业离开中国。但结果是会让他们失望的,商人的眼光是雪亮的,中国直接投资的总金额从2007年的747亿美元,一路增加到2014年的1195亿美元,并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2014年外商投资新设立企业更多达23778家。

  原因在于,随着内地工资上涨,中国传统的比较优势,即低成本的劳动力不再,商人逐渐关注越南、柬埔寨等工资成本更低的国家,所以低端产业转走了,多数台商倒闭或迁移原因也是如此。但另一方面,由于看重了中国的市场和研发人力资源,有31%的企业还是决定要到中国从事研发,高端产业,如先前曾不断发话要将工厂迁往印度的郭台铭,新建的工厂最终还是落脚在河南省省会郑州市,自称最舍不得离开台湾的台积电,最后还是来到了南京设厂。

  政治方面,由于台独势力气焰嚣张,不断引起美国的担忧,当李登辉提出“两国论”,又引发台海危机后,1998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在中国提出了三不政策(不支持“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独立、台湾不应加入任何必须以国家名义才能加入的国际组织)。陈水扁执政时期,两岸局势对立,美国便称台湾是麻烦制造者。近年来由于希拉里提出重返亚太政策,加上台湾经济状况严峻,台独势力再次兴起,甚至积极配合日本新安保法案与美国南海政策,意图再使两岸对立。

  然而,台湾终究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台独势力指望美国动用全部资源与中国大陆全面开战,美国是不会做的。美国知名右派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国防与外交政策研究室副主任Ted Galen Carpenter早在2005年出版《即将来临的美国为台湾与中国的战争》( America's Coming War with China: A Collision Course over Taiwan)一书中,在全书结尾就写道:

  (1)美国继续对台出售武器而不提供安全保证的政策,是基于这样一种承认,即台湾是美国的一种有限的或边缘性利益,而非至关重要的利益;

  (2)对台湾的安全保证需要承担巨大的而非极小的风险。即使一场最初仅限于台湾海峡的小规模武装冲突,也可能会升级以至失控,而置美中两国决策者的意图于不顾。对于美国来说,这种程度的风险只能在保卫其至关重要的安全利益时才能承受,而维持台湾事实上的独立并不符合这一标准;

  (3)政策建议认为美国在台湾独立问题上不持任何立场。

  十年过去了,中美两国不断加强经济合作,中国军事实力迅速提升,在国际议题上也不再是只有美国一家主导。尽管中美双方时有摩擦,但谁能保证台海开战时美国一定会出兵对付中国?根据美国最新的一份民调,有将近六成的美国人反对美国介入因为“台独”而引发的台海战争,再对照另一份民调,如果解放军渡海而美国不派兵支援的话,“台独”支持率只会剩下14%。

  同样,台独势力在中国有无数资产,一旦交战,中国政府必然会没收资产,台独势力会甘心放弃数百甚至数千亿资产?别忘了去年锺屿晨的脸书发言曝光后,无论她怎样辩解,厦门市政府最终也没有放过她和她家族的企业,在反服贸闹剧结束近两年后,许多支持台独和反服贸的企业与人士的身份也一一曝光,蔡英文的兄长蔡瀛阳、黄国昌岳父高熙治等更是被爆料与大陆有生意往来。

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曾说,“全球经济共同体的扩展只不过是各民族之间相互斗争的另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并没有使各民族为捍卫自己的文化而斗争变得更容易,而恰恰使得这种斗争变得更困难,因为这种全球经济共同体在本民族内部唤起当前物质利益与民族未来的冲突,并使既得利益者与本民族的敌人联手而反对民族的未来”。

  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曾说,“全球经济共同体的扩展只不过是各民族之间相互斗争的另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并没有使各民族为捍卫自己的文化而斗争变得更容易,而恰恰使得这种斗争变得更困难,因为这种全球经济共同体在本民族内部唤起当前物质利益与民族未来的冲突,并使既得利益者与本民族的敌人联手而反对民族的未来”。

  从这些台独分子不一致的言行举止来看,他们是会为了自身庞大的利益而出卖他们创造的所谓“台湾人”和“台湾国”的未来,这也是笔者称他们为诈骗集团的最大原因,如果还有人甘心受骗的话,只能说很抱歉,没有任何一个“检察官”会愿意帮你追讨权益。

star.news.sohu.com false 观察者网 http://www.guancha.cn/ChenSiJun/2016_04_18_357328.shtml report 4941 近日肯尼亚破获的诈骗集团被遣送回大陆一事,再度炒热两岸话题。台湾电信诈骗集团造成大陆财产损失,他们不事生产,只靠谎言就骗走了大量血汗钱。而在台湾,还有一批选前说
(责任编辑:王蕊 UN663)

我要发布

热点推荐更多>>

搜狐社论更多>>

南方水灾堪比18年前

检讨抗灾路径依赖,既不在天灾中竖英雄也不忘在人祸中悲悯苍生…[详细]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