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评论-搜狐网站> 社会评论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张卫斌:想和宋仲基睡觉需要到处嚷嚷么?

来源:综合 作者:红网
原标题:想和宋仲基睡觉需要到处嚷嚷么?

  这几天,不少人的朋友圈都被武大2016新生(辩论)赛名单攻占。该校生科院院队的队名是:麻烦关一下灯我要和宋仲基睡觉了队、我摔倒了要给宋仲基生个孩子才能站起来队、我爱宋仲基不要伤害我和他的孩子队。“奇葩队名”引发外界批评。武大生科院辩手乘桴(化名)专门写了一篇《我们就是想和宋仲基睡觉怎么了》进行驳斥。(3月16日澎湃新闻网)

  特地到网上搜索了乘桴同学的大作《我们就是想和宋仲基睡觉怎么了》,洋洋洒洒几千言,开篇大大赞扬了“武大是一个禁锢很少的地方”,接着,作者认为“这次新生赛队名事件其实挺无聊的,武大每年新生赛都会有各种有趣的队名争奇斗艳,几乎已经是惯例,今年突然火起来也是意料之外。实际上这次全校的队名都很好,言志言情,各有特色。”

  武大新生辩论赛队名真的都很好么?我们不妨先来看看。总体来说,遥感信息工程学院的“宝宝有话说队”“宝宝心里苦队”,信息管理学院“信不信,我管你队”“爱信不信你管我队”,虽然格调不高,还算凑合。但有的队名格调低俗,不堪入目也是事实。例如,测绘学院的“扛着尺子撩妹队”,传递的是男生的骚动心态,生科院“我要和宋仲基睡觉队”“我要给宋仲基生孩子队”“我爱宋仲基不要伤害我和他的孩子队”,传递的则是女生的“花痴”心态。难怪大一新生们自己也怀疑能不能这么做,也难怪有队员家长说这样不好,甚至因此不许自己的孩子参加这样的辩论赛。

  这些奇葩队名是怎么出笼的?据乘桴透露:“武大新生赛根本没有任何对于队名的审核,因为这是不必要的。”他说,一些网友对官僚体制中毒太深,巴不得什么都能审核一下。

  作为高校组织的学生辩论赛,武大放弃队名的把关是否妥当?我们暂且不论。这里只想和乘桴同学聊一聊,你们“爱宋仲基”“想和宋仲基睡觉”“要给宋仲基生孩子”,希望“不要害你和宋仲基的孩子”,这都不算太出格。问题在于,想和宋仲基睡觉、生孩子这档子事,恐怕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在学校辩论赛上大声嚷嚷也不是很合适。

  乘桴同学在文章中写道:“我们渴望理想、呼唤自由。”在思想解放、价值多元的今天,渴望自由并奇怪。有必要指出的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自由”,自由与“自由主义”完全是两码事。作为武大学生,应当遵守武大校规。《武汉大学章程》“序言”开宗明义:“武汉大学以办人民满意的大学为宗旨,秉承‘自强、弘毅、求是、拓新’的精神,以谋求人类福祉、推动社会进步、实现国家富强为己任,引领学术发展,培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拔尖创新人才和各类专门人才,致力于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请问乘桴同学,这些与你们“想和宋仲基睡觉生孩子”有一毛关系关系么?

  刚刚过去的女生节,在一些高校校园挂出的横幅引发巨大争议。什么“今晚许我啪啪,机三女神么么哒”“春风十里,不如睡你”“女生们,只想送你一套祖传染色体”,言辞之露骨,简直不堪入目。把女生作为意淫的工具的背后,暴露出某些高校的媚俗心态。

  高校一向被视为“象牙塔”。近年来,随着高校服务社会职能的强化,高校正从社会的边缘逐步走向社会的中心。但这丝毫不妨碍高校应当是精神文明建设高地,因为“文化传承与创新”同样是高校四大职能之一。早在上世纪初,清末状元、教育家、实业家张謇先生大力兴办高等教育之际,就秉持“道德优美,学术纯粹”的办学理念。如今,一个世纪过去了,时过境迁,我们的一些高校不妨扪心自问:道德还优美?学术还纯粹么?如果我们的大学所培养出来的是“想和宋仲基睡觉生孩子”没羞没躁的学生,这是不是自甘堕落?

  文/张卫斌

star.news.sohu.com false 综合 http://hlj.rednet.cn/c/2016/03/17/3935873.htm report 1655 这几天,不少人的朋友圈都被武大2016新生(辩论)赛名单攻占。该校生科院院队的队名是:麻烦关一下灯我要和宋仲基睡觉了队、我摔倒了要给宋仲基生个孩子才能站起来队、
(责任编辑:齐贺 UN656)

我要发布

热点推荐更多>>

搜狐社论更多>>

南方水灾堪比18年前

检讨抗灾路径依赖,既不在天灾中竖英雄也不忘在人祸中悲悯苍生…[详细]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