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金正恩“消失” 朝鲜如何存在

国家领导人的健康在任何国家都是讳莫如深的机密,民主国家如法国,罹患癌症的密特朗为保权位连续十几年发布虚假健康报告糊弄国民;勃列日涅夫多病缠身照样不影响苏联官方坚称领袖永远健康。朝鲜官方承认领袖身体欠佳,自然不是一夜之间改弦更张搞透明化,而是金正恩的健康状况的确不容乐观。

  活在到处充斥着摄像镜头和闪光灯的传媒时代的当下,对于政治人物而言,出镜率的高低绝对堪称政治上荣辱沉浮的晴雨表。一个政治人物一旦在电视屏幕上突然失去踪影,总难免要引发各种各样的猜测。在政治透明度低的国家,这一现象表现得更为显著。

  9月,朝鲜就上演了这么一出“领袖去哪了”的剧目。自9月3日出席牡丹峰乐团音乐会之后,除了18日曾向金日成社会主义青年同盟基层干部大会发去过贺信外,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就一直没有动静,更不见在公开场合露过面。

  朝鲜是一个封闭的国家,政治严重缺乏透明性,人事任免难觅其章,而朝鲜传媒意识形态色彩浓厚,一切以领袖动态为中心,政治人物的出镜率不仅映射个人政治前途,更关乎民心军心和政局的稳定,自然不存在领袖故意躲猫猫的可能性。尽管有人认为因为接班体制已然巩固,金正恩只是在视情况减少出席一些不太重要的场合,但金正恩连自己接班后第一次换届的最高人民会议这等重要场合都缺席让该说法有失牵强。参照金正恩接班前后几年内在党政军三界到处走访视察的广泛性和高频率来看,在公共视野中缺位长达一个月显然是不正常的,必定有一些不可抗性的因素导致其无法如常露面。

  不可抗性因素无外乎人身伤害、疾病、自由受限制等。从金正恩接班以来宿臣老将连连被撤换而朝鲜政局仍能保持不崩盘来看,人身伤害、自由受限的可能性较小。极度关注朝鲜政情的韩国政府和媒体对金正恩“消失”的判断是出现健康问题,但强调仍在理政。

  金正恩健康存在问题并非韩国方面空穴来风。事实上,通过简单观察即使不能准确判断出详细病情,也至少大致能够确定是否健康,这甚至都不需要多高深的医学专业知识。金正恩的日常生活习惯如何鲜为人知,但肥胖常常诱发多种病症却是不争的医学常识。当看到宽肥似裙角的裤腿、庞大臃肿的体型、蹒跚艰难的步履都集中展现在一个本该风华正茂的80后青年的身上,任谁不会对其健康状况存疑呢?

  早在年初,就有韩国技术人员通过对金正恩4秒一次的粗喘做声学分析推测有健康问题。如果说这仅仅是耳听为虚,那么7月和8月两次亮相时瘸着腿脚的步态就是眼见为实了。从时间跨度和走动姿势来看,不像运动性伤害,应是痛风无疑,而肥胖常常伴生的“三高”存在的可能性也极大。9月26日,朝鲜官方通讯社罕见地承认金正恩健康存在问题,但未告知详情,模糊其词地印证了外界的猜测。果然,寡人有“疾”!

  国家领导人的健康在任何国家都是讳莫如深的机密,民主国家如法国,罹患癌症的密特朗为保权位连续十几年发布虚假健康报告糊弄国民;勃列日涅夫多病缠身照样不影响苏联官方坚称领袖永远健康。朝鲜官方承认领袖身体欠佳,自然不是一夜之间改弦更张搞透明化,而是金正恩的健康状况的确不容乐观,至少短期内无法自由活动,以至于无法交代。

  金正恩有“疾”,对于朝鲜国家意味着什么?是否预示着新一轮的政治变化?

  结果很可能是,什么都不会发生。首先,金正恩患的是痛风,痛的是手足关节,并不影响思维和发号施令;第二,金氏祖孙三代做领导人,朝鲜朝野即使对政治宣传皮里阳秋,但在行为上已趋向于默认;第三,因为领袖个人手腕力度不一,总爱为领袖个人量身定制的朝鲜政治体制已经演化为金正恩依托党系统,与军部共存共治的局面,暂时达成了均势;最后,鉴于内外交困的孤立局面,朝鲜的政治家更乐于做幕后操纵者,或是在领袖威压下仍能保障相对独立和实际利益的一方诸侯,而不是悍然冲到前台,成为众矢之的。

  9月26日最高人民会议通过的人事变更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在接班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深受金正恩生母高英姬信任的亲信黄炳誓扶摇直上,继人民军总政治局长后,又成为实际最高权力机关国防委员会的副委员长,实现对崔龙海的完全取代。这,自然是出于金正恩的授意,也证明了金正恩并未因健康问题丧失对政局的掌控力。

  将亲信扶上二把手位子,于金正恩似乎是件值得庆贺的好事。但如果做个梳理,就会发现,张成泽、崔龙海都做过国防委员会的副委员长,短短两年,一死一贬,焉知黄炳誓不会步其后尘?在朝鲜,军界高官某种程度更像是耗材,金正日生时为保权位,不断地扶植新宠去制衡老臣,待新宠媳妇熬成婆,又去扶植更新的。是故,朝鲜最高决策圈子里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些说不清楚来历的新面孔。当然,最不乏野心勃勃,愿者上钩的少壮派。如今看来,金正恩也深得乃父驭下之术之三味。所以,莫看寡人有疾,但国家无恙。

  唯一的隐忧在于,金正恩对军队贡献有限,只能依托党务官僚对军队改造,文官们自然乐见其成,但这种明目张胆大张旗鼓的做法无疑会触犯军队的利益。而这,远比寡人有疾更能招致国家有恙。张成泽、崔龙海的一死一贬固然有自作孽的成分,但未尝不是向军方做出的无奈妥协。金正恩又有多少个张成泽、崔龙海、黄炳誓们可供牺牲呢?(文/赵博渊)

专栏策划: 搜狐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