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朝鲜宣布将退出停战协定 穷折腾

和上次不同的是,此次的“退出”,还留下了近一周的缓冲时间,这显然与第三次核试验前的“稍息”一样,意在给美国一个“接电话”的余地。朝鲜单方面撕毁《朝鲜停战协定》是没有合法性的。

  “花大虫”罗德曼的“朝鲜篮球之旅”刚刚结束,他受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之托,给美国总统奥巴马捎来“请给我打个电话”、“不希望发生战争”口信,刚刚过去两天,朝鲜官方传媒一句“将退出朝鲜战争停战协议”的说辞,一时间仿佛又把朝鲜半岛和朝美关系的“小气候”,从“柳京”平壤的早春二月,拖回到三八线上武装对峙的寒冷冰窖。

  按照朝鲜中央社5日的报道,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发言人当天宣布了三项“重大措施”:朝鲜将针对美国等各种敌对势力的敌对行为,采取更加强有力的第二次、第三次对应措施;朝鲜将自美韩3月11日开始“关键决断”年度军演起,宣布朝鲜停战协定“完全无效”;朝鲜将全面停止人民军板门店代表部的活动,并切断板门店朝美军事联络电话。


朝鲜宣布将不承认朝鲜停战协定。资料图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几天前还要接来自遥远美国的电话,谈和平,谈篮球,几天后却连板门店这条即便冷战期间也未曾切断的电话线也要斩断,朝鲜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事实上,自冷战结束、苏联-东欧集团解体,朝鲜失去经互会体系的“滋补庇佑”后,几代朝鲜领导人寤寐以求的,便是甩开在他们看来既不能给自己带来永久安全保证、也不能给自己带来多元化经济支持的“板门店模式”,直接和美国进行“一对一”的“交谈”,其最终目的,是与美国签署和平条约,确保美国不对朝鲜进行或间接军事干预,同时通过朝美关系正常化,从美国获得急需的经济利益。

  从某种意义上讲,自上世纪90年代初至今的20多年里,朝鲜忽软忽硬、忽冷忽热的对美姿态,都是以实现上述构想为目标的、对美国“打电话”行为:制造“人质事件”是为了引起美国关注,在卡特、克林顿等大人物来访后大方放人,是在达到既定目的后显示自己的“和解友善姿态”;参加朝核六方会谈,和美国达成一系列“君子协定”,是为了显示自己不是美国政府口中的“流氓国家”,而是个可以交往、可以互相“通话”,乃至进行进一步深交的对象;热情接待诸如“罗德曼代表团”这类有影响的美国民间访问团,意在直接向白宫传递“写有电话号码的小纸条”,而“递条子”后旋即翻脸,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的失落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你不给我打电话?那好,我给你打。

  从某种意义上,“退出朝鲜战争停战协议”正是朝鲜方面对美国“另类打电话”的方式,意在提醒美国“不可忽视朝鲜”、“否则后果自负”,表面上,此次针对的是一年一度的美韩军事演习,但实际上针对的,则是自去年12月12日朝鲜发射卫星、今年2月12日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后,美国和国际社会加紧孤立朝鲜的举措和意图。

  自去年初朝鲜单方面撕毁“停止火箭试验和核试爆,换取美国粮援”的君子协定后,奥巴马政府便迅速放弃对金正恩的幻想,不再追求朝美直接对话、妥协,对美国名人以民间身份访问朝鲜的态度,也由以往的“乐观其成”,变成如今的匆忙撇清,换言之,不仅从美国打来平壤的“电话”变得稀少,朝鲜主动打过去的也往往无人接听,在这种情况下,摆出“退出朝鲜战争停战协议”的强硬姿态,意在加大自己打过去电话的“呼叫铃声”。

  朝鲜并非首次采用这一招:2009年5月27日,朝鲜就以“韩国加入《防扩散安全倡议》”为由,宣布退出朝鲜战争停战协议,甚至声称“朝鲜半岛即将重回战争状态”,连“重大措施”也是如出一辙的三项。

  和上次不同的是,此次的“退出”,还留下了近一周的缓冲时间,这显然与第三次核试验前的“稍息”一样,意在给美国一个“接电话”的余地。

  然而朝鲜方面的屡屡失信,早已令心有余悸的奥巴马政府不敢再冒险和朝鲜“单独约会”,就在朝鲜宣布“退出”前夕,联合国外交圈传出中美在纽约时间3月4日达成制裁朝鲜共识,并可能在当地时间5日向安理会提交新制裁决议草案的消息,而美韩年度军演的前哨战——“秃鹫”联合军演早已从3月1日开始,“关键决断”也势必不会因朝鲜威胁而中辍,鉴于朝鲜停战的冷战-大国背景,大规模战争状态更非朝鲜一方(或朝韩两方)所能单独决定。

  由此可见,此次朝鲜以“退出朝鲜战争停战协议”为内容的“对美打电话”,恐和2009那次一样不了了之,在美韩演习持续到4月30日、半岛南部防卫警惕性空前高涨的背景下,朝鲜在短时间内所能付诸实施的,恐怕也只剩拿板门店那条电话线开刀了。

  至于朝鲜强调的将“重回战争状态”根本谈不上,停战协定只是暂时停战,朝鲜半岛并未结束战争状态。朝鲜还恫吓说要全面备战,有人担心中国会因为《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里的军事援助义务而被拉下水,其实这是完全没有必要担心的。因为这项条约明确了缔约的目的是为了“两国人民的共同安全”,防止侵略,是建立在“维护和巩固亚洲和世界和平”的前提下的。如果朝鲜启动战端,中国没有参战的义务。

  实际上,朝鲜单方面撕毁《朝鲜停战协定》都是无合法性的。根据《朝鲜停战协定》第五条第61款,对停战协定的增订、修补都需经双方司令官相互协议,“双方司令官”指朝鲜人民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和联合国军司令官,朝方在没经过另两位“司令官”同意情况下单方面撕毁《协定》,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

专栏策划: 搜狐评论

最新文章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