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朝鲜新《十大原则》是一支“事后烟”

在朝鲜官方的话语体系里,“领袖”是金日成,“将军”是金正日,“党”则经历了一个演化——在金正日还活着的时候,“党”通常指金正日治下的具体政策执行机构,而现在,“党”更多指代金正恩。

  全球媒体与朝鲜的关系,很多时候,就像男追女,永远隔座山,永远猜来猜去,永远猜不明白。朝鲜前段时间修改了《百姓对最高领导人应遵守的综合行动规范十大原则》(以下简称《十大》),全球媒体过了一个月才知道,却只用了半天时间就下结论说,《十大》明确写上了“白头山血统”、明确删除了“共产主义”,所以是明确标志着“金家世袭体制的确立”。小生忍不住要怯怯地问一句:金家三代世袭体制,难道是上个月才最终确立的?

  当然,要先看看《十大》都改了些什么。

  首先,在原先只有金日成的地方加上了金正日。比如第1条,由“保卫金日成同志树立的(一大串形容词,省略)社会主义制度”改成了“保卫由金日成同志树立、领袖和将军发扬光大的……社会主义制度”;又比如第4条在“领袖的训示”后面加上了“将军的语录、党的路线和政策”作为“事业和生活的方针与信条”和“衡量一切的尺度”。在朝鲜官方的话语体系里,“领袖”是金日成,“将军”是金正日,“党”则经历了一个演化——在金正日还活着的时候,“党”通常指金正日治下的具体政策执行机构,而现在,“党”更多指代金正恩。

  然后,写入了“白头山血统”。这词通常被认为代指金家的世袭政权,在朝鲜的不少文件和宣传稿件中都能见到,而这次进《十大》被认为是对世袭制的背书,比如在第10条里写道,“应将我们党和革命的血脉——白头山血统永远延续下去……并坚决保持其绝对的纯洁性”。

  所谓“纯洁性”者,全世界的类似国家的话语体系都是一样的,无非是说要把“不纯洁的”人踢出局。怎样才“纯洁”?比如在朝鲜,大约就首先得姓金,进而还得认同“主体道路”,所以金正恩的那位说朝鲜“走独裁道路”的大哥就“不纯洁”。那怎样确保“纯洁”呢?最佳的办法是上一任“纯洁的白头山血统”指定下一任。朝鲜的历史经验证明,这真是“纯洁”得不得了。

  但是,如果再多问一句:为什么朝鲜那位酷爱长裤拖地的年轻领导人要改动《十大》,或许下面一些事实就值得注意了:

  事实之一:朝鲜政权的世袭体制早已确立,《十大》顶多只是一支“事后烟”而已。在过去的几年间,朝鲜国内社会最大的工程之一,即是在所有只提到“伟大领袖金日成”的地方——从文件、到课本、到路边的标语、到脑子里——统统加上“伟大将军金正日”;曾经献给金日成、金正日的眼泪,现在正以完全一致的面目献给金正恩。当然可以说,《十大》是比《宪法》、《党章》都高好几个层级的“纲领”,是“最高法律”,但是,在朝鲜的逻辑中,当整个体系都以“保卫白头山血统的纯洁性”为出发点时,法律体系的确认能起到多么决定性的作用?即便法律体系没有背书,那又能如何?

  事实之二:在金正日开始接班后的30多年间,《十大》从未修订。《十大》制订于1974年,彼时,金日成的大儿子金正日刚刚进入朝鲜权力体系。不过,在金正日一步步获取核心权力的过程中,《十大》几乎长期被束之高阁,乏人问津。道理很简单,说到底,《十大》只是一张纸,人类历史上的众多王朝里,具有决定意义的永远是权力的实际分配架构,至于纸面上的文章,永远就是写给人看看的,只是权力体系的最末一环。

  那么,纸面文章什么时候会有用呢?作为最末一环,它起作用的时候,即是其他几环都出问题的时候。

  事实之三:从9月开学后,全朝鲜的学生们将正式开始学习新的《十大》。在整个8月,类似的学习已经在各道(相当于中国的省)、企业的例行政治演讲大会上展开。但是抱怨时时耳闻,据逃离朝鲜的“脱北者”在韩国办的媒体DailyNK的报道,朝鲜水灾灾区的干部说,“正在进行洪灾抢修等各种动员工作的情况下,还命令背诵新的十大原则”,“不就是在领袖后面加上将军吗”。

  事实之四:8月7日,朝鲜主动提议与韩国重开谈判,尝试恢复开城工业园的生产和金刚山观光项目。要知道,这都是金正恩上任之初为树立对外强硬的形象而主动关闭的项目。

  事实之五:作为金正恩权力架构的最有力支撑——他的姑姑金敬姬,在离开公众视线近3个月后,于7月25日在朝鲜庆祝“祖国解放战争”60周年的纪念活动上现身。此前,关于她“病危”的传闻四下传播。

  即便是朝鲜本国人,真正了解这个国家在发生什么的人也不多,外人更只能管窥一斑。金正日接他爹的班,筹谋了20年,但给刚刚三十而立的金正恩的时间只有不到两年,他在朝鲜核心权力体系内的权位稳固程度可想而知,朝鲜民众对他的“爱戴”程度也可想而知。与此同时,朝鲜与韩国重开谈判前夕,恰逢其总政治局局长崔龙海特使访华未能取得重要成果,7月27日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赴朝鲜出席战胜节活动时也反复强调“去核化进程”。

  内外交困下,新《十大》的推出,究竟是权力稳固后洋洋自得的宣示,还是好不容易暂时扑灭了眉毛底下的火烧后的喘一口气?小生觉得,更像是后者,因为,真的,回溯历史,一方霸主志得意满时,往往不会只以写一篇文章来庆祝的,想来想去大概也只有曹操和刘邦,一个很会写文章,一个很不会。

  至于说到《十大》连“共产主义”都删除了,其实说的是第1条,原先是“为完成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伟业而斗争”,现在改成了“为完成主体革命伟业而斗争”。但这又怎样?朝鲜都用“主体”几年了,共产主义还算个啥?删了就删了嘛!

专栏策划: 搜狐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