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太阳节 朝鲜人最幸福的日子

太阳节前一天是朝鲜军官普遍晋升军衔、干部普遍调级的日子,各级军官、干部也会领到特别的节日工资和物资配给;全国放假两天,职工乃至每个家庭都会领到特别的节日礼物,有时会有大米、鱼肉、糖果、布匹等。

  太阳崇拜是人类最古老、最普遍的自然崇拜之一。在中国,古代东夷人、楚人、蜀人、匈奴人等都崇拜太阳,今天哈尼等少数民族也依旧保持对太阳的崇拜。在国外,古希腊、古埃及、古印度和南美等地古文明都有太阳崇拜出现。

  但在大多数太阳崇拜文明中,太阳是神,而人包括首领,则只是神的崇拜者、充其量是子女(如印加帝国国王自称“印加”,就是“太阳之子”的意思),直接将活着或死去领导人称为太阳本身的则如凤毛麟角,比较突出的例子,是太平天国的洪秀全,他不仅自认为就是太阳本身,说“日头王,照万方”,后期还给自己起了个“洪日”的别名。

  正因为太阳是神而不是人,因此全球范围内“太阳节”有许多个,但绝大多数是“神崇拜”或纯粹的文化活动,而不是“人崇拜”,包括最具国际知名度的秘鲁克丘亚“太阳节”也是如此。而大多数的“太阳节”的日子,都定在一年间日照时间最长的那一天,在北半球通常是夏至,南半球通常是冬至。


金日成诞辰100周年时,朝鲜太阳节举行盛大阅兵式,金正恩发表演讲。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近来热闹非凡、激发出无数新闻点的朝鲜“太阳节”,其日期就不是夏至的6月22日,而是4月15日。这是因为朝鲜“太阳节”崇拜的对象不是天上那颗离人类最近、发光发热的恒星,而是另一个曾经有血有肉的“活的太阳”。

  1912年4月15日,是朝鲜官方史料记载中、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第一任领导人金日成诞生的日子。金日成健在的年代里,朝鲜劳动党和官方已将金的“主题思想”称为“太阳的光芒”,将金的关怀称为“太阳的温暖”,将金的教导称为“每一句都闪烁着太阳的金光”。

  1994年7月8日,金日成去世,朝鲜进入“守孝三年”的正常秩序半停顿状态,当时曾有官方文人撰写诗篇,称“太阳的光辉被乌云遮盖”。或许是为了永远结束这种“暗无天日”的非正常天候,1997年7月8日,也即“三年守制”正式结束的当天,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共和国中央人民委员会和共和国政务院等朝鲜党、政、军5家最权威机构联合发表“关于设立‘太阳节’的决定书”,从此每年的4月15日,都称为朝鲜最重要、最盛大的节日之一。

  既然是节日,就要有节日的气氛。朝鲜一直以热衷举办各种大型团体操和集体庆典著称,“太阳节”自然更要大事操办。

  比较著名的活动,包括“太阳节花展”、“太阳节音乐舞蹈会”、“太阳节马拉松比赛”、“太阳节美食料理展览”,和“太阳节阅兵”、“太阳节群众游行”等。

  “太阳节花展”是从1998年第一届“太阳节”开始举办的。“太阳节花展”的“主角”是所谓“金日成花”,这是一种紫红色的混合品种蝴蝶兰,本来是印尼培养出的花种,据称1965年4月金日成访问印尼时在茂物植物园看见此花,赞赏不已,时任印尼总统的苏加诺就将之命名为“金日成花”以示尊重。不管这个传说是真是假,总之自“太阳节”诞生以来,“金日成花”便登堂入室,成为朝鲜邮票、官方画报和明信片上的“准国花”,原本土生土长的金达莱花只能退居山野了。

  “太阳节音乐舞蹈会”包括团体操表演、艺术演出和广场歌舞等。其中团体操表演即著名的、有万人参加的“阿里郎”团体操,在金日成体育场举行,艺术演出则在平壤体育馆、平壤大剧场等地举行,而广场歌舞则在金日成广场等地举行。“太阳节”当晚还会施放焰火助兴。

  “太阳节马拉松比赛”其实本名“万景台奖国际马拉松比赛”,今年已是第26届,也就是说,早在金日成健在的1985年便开始举办(3年守制期停办)。起点是金日成广场,选手需在周长10公里的市区赛道上奔跑,穿过凯旋门等标志性建筑,最终回到金日成广场。

  “太阳节美食料理展览”同样是在“太阳节”诞生前就存在、后来才和“太阳节”挂钩的庆祝活动,内容是展出各色美食和烹饪技法,以显示朝鲜人民的“富足生活”,今年已是第18届。

  “太阳节阅兵”是每年朝鲜几次大阅兵之一,阅兵之后照例会举行群众花车游行。除了这次集中的花车游行外,平壤市民还要集体在“太阳节”当天向金日成铜像献花,参观万景台锦绣宫等金日成故居旧址,以示对“太阳”的崇拜和缅怀。

  事实上这仅仅是平壤一地的活动,在全国范围内,献花、文艺表演、主题演讲之类活动照例会遍地开花。

  太阳普照人间,化育万物,恩泽自应人人均沾。事实上,对于大多数朝鲜人,“太阳节”都是一年中最快乐的几天之一。

  按惯例,“太阳节”前一天是朝鲜军官普遍晋升军衔、干部普遍调级的日子,各级军官、干部也会领到特别的节日工资和物资配给;“太阳节”全国放假两天,职工乃至每个家庭都会领到特别的节日礼物,有时会有大米、鱼肉、糖果、布匹等;这一天对孩子而言也格外不同,未满12岁的儿童将收到政府赠送的、包含糖果、饼干等食品的礼品袋。

  可以说,在“太阳节”的几天里,朝鲜人人都能多少感受到“太阳的温暖”——尽管温暖的热度因每个人离“太阳”距离的远近而不同。

  如此盛大、喜庆的节日,自然不能只让朝鲜民众高兴,“太阳节”是朝鲜官方媒体连篇累牍刊登各国对“太阳”高度评价的密集季。

  反之,倘若在此时此刻败兴搅局,则后果自负:几乎每年“太阳节”前,朝鲜都会以不同机构出面,用不同语气将“挑衅”的“敌人”痛斥一番。今年出面的是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在4月14日,也即“太阳节”前一天,该机构发言人高调指责“南朝鲜傀儡败党”等“逆贼”在朝鲜庆祝“太阳节”的氛围里“重伤韩方最高尊严”,进行了“特大型挑衅”,并扬言一旦朝鲜方面报复意志达到极限,将把进行如此“挑衅”的“逆贼”统统摧毁。

专栏策划: 搜狐评论

最新文章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