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朝鲜社会主义革命教育

即便是幼儿园的朝鲜小朋友,在刚刚能口齿清晰地说话时,就已经开始大声朗诵伟大领袖的光辉文献。从幼儿园直到大学毕业,朝鲜青少年一直要反复背诵革命历史。

  “只有在适当的政治意识形态的基础上,科学、技术以及体育教育才能得以成功。”—— 金日成

  2月12日,朝鲜核爆那天,一段名为《我们的卫星将布满苍穹》的歌曲视频也着实火了几日。视频中,一位朝鲜少年身着校服、肩披红领巾,深情唱出了对朝鲜党国的骄傲:“我将成为宇宙的征服者,宇宙中将布满我们的卫星。”

  这是典型的朝鲜式陶醉。这种神情,我在北京“平壤馆”的朝鲜服务员高唱《金日成将军之歌》时在他们脸上看过,在古巴哈瓦那国际机场一名高举着朝鲜外交护照、要求所有乘客让他插队先上飞机的朝鲜外交官脸上看过,当然也在流芳百世的朝鲜新闻联播的主持人脸上看过,各人的表情整齐划一,好像经过同一个老师的严格训练一样。


朝鲜少年歌唱火箭发射,表情丰富。

  事实上,他们确实是经过了严格的统一训练,训练他们的,是朝鲜的社会主义教育体系。

  在朝鲜,社会主义教育包含了三层内容:以领袖光辉历程为核心的革命史教育、以集体主义为核心的共产主义道德教育、以反帝为核心的阶级教育。正如金日成在1977年的一篇关于社会主义教育的文章中所写的,“只有在适当的政治意识形态的基础上,科学,技术以及体育教育才能得以成功”,在朝鲜小朋友16年零6个月的学校生涯中(6岁起,幼儿园2年、小学4年、中学6年、大学4年6个月),这种社会主义教育贯穿始终。

  从幼儿园大班开始,朝鲜儿童就被讲授金日成少年时代的神奇的小故事;到小学,学校就开设正式课程,系统讲述金日成同志革命活动和共产主义道德品质的内容;在中学六年里,朝鲜青少年将深入学习金日成同志革命史和朝鲜劳动党政策史。从幼儿园直到大学毕业,朝鲜青少年一直要反复背诵革命历史。他们把“伟大的父亲金日成大领袖的革命活动记”简称为“伟革”,把“亲爱的指导者金正日将军的革命活动记”简称“亲革”。而从2000年开始,革命历史科目追加了“母革”的内容——“抗日女英雄金贞淑母亲的革命活动记”。

  更令人感动的是,即便是幼儿园的朝鲜小朋友,在刚刚能口齿清晰地说话时,就已经开始大声朗诵伟大领袖的光辉文献,美国记者芭芭拉?德米克所写的朝鲜纪实《我们最幸福》中提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或小男孩用孩子气的嗓音大声背诵金日成的语录,总能引得大人们一片开心的笑声”。

  “把青少年培养成为树立了革命的世界观、具有共产主义新人的思想道德风貌的革命人才”,这是朝鲜所制定的社会主义教育目标。这一目标决定了朝鲜教育的一切内容与形式。

  朝鲜最好的中学平壤第一中学每年都会选拔录取平壤最优秀的小学生,进入这家中学,就成为了金正日将军的校友,给全家带来世世代代的荣耀。入学考试包括5个科目,满分50分,而总成绩40分以下的孩子直接淘汰,超过40分的学生按“革命历史”科目成绩排名。

  朝鲜所有上规模的小学,都会特别设立一间专门用于讲授伟大领袖光辉业绩的课室,称为金日成研究室。通常金日成研究室都被安置在最新的建筑里,供暖充足,一尘不染。劳动党会定期的进行检查。对每一个朝鲜孩子来说,这就是一座圣殿,即使是幼儿园的孩子们也知道在那里不能嘻哈打闹,他们会脱下鞋子,走近金日成画像,一边深深的鞠三次躬,一边说 “谢谢你,父亲”。

  研究室的中央,放置着用玻璃罩着的金日成出生地万景台的模型。孩子们会被告知:7岁的金日成已经在反日的“三一运动”中高喊口号斥责为富不仁的地主,13岁时已经离开家乡领导全国的抗日斗争,并最终不仅战胜了朝鲜的日本侵略者,还全力指导苏联和中国的抗日斗争,领导了全球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

  1996年,金日成去世两年后,朝鲜教育部开始要求全国范围内的学校设立金正日研究室,同他父亲的研究室一样档次,除了把万景台的模型换成了长白山的模型——那是传说中金正日出生的地方。

  事实上,朝鲜的社会主义教育不仅仅停留在课堂上,朝鲜的大学之所以要读4年半,就因为其中6个月是被称为“教导训练”的军训。大学生们换上军装,反复进行四方地整理被褥的训练,用现役朝鲜人民军士官长的话说,就是要在“在这革命化期间好好地让你们尝尝颜色”,“连根拔除知识分子劣根性”。在春秋两季,大学生们还被要求参加“农村支援战斗”,春季插秧,秋季收获。

  为了进一步确保社会主义教育能不折不扣地贯彻落实,朝鲜学者朴京熙在《在学生中培养革命的及健全的生活作风的方法》一文中提及,朝鲜各级学校的一个重要抓手是建立“学生纠察队”,用学生监督学生的行为动向,对存在问题的学给予及对纠正。

  这一整套社会主义教育体系,如傻子都能想到的那样,对朝鲜的内稳政局、外争国权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本文开头提到的“将成为宇宙征服者”的少年,即充分向全世界展示了朝鲜的力量,而《我们最幸福》一书中也提供了另一个例子,来说明上述教育体系对朝鲜青少年的成长的核心价值:

  “金日成去世,朝鲜国丧。美兰班上有个五岁的孩子每次都哭的特别大声,特别伤心,以至于美兰很担心她会晕倒。但是不久她就发现,这个女孩只是把唾沫吐在手上,在抹在脸上。她没有真正的眼泪。‘我妈妈告诉我如果我不哭就是个坏小孩’,小女孩后来坦白道。”

  美兰是一名最终移民韩国的朝鲜女士,年轻时,她是朝鲜一所幼儿园的老师。1994年金日成去世时,朝鲜正面临着被称为“苦难的行军”的大饥荒,美兰注意到她的学生中,经常有几个孩子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1990年代中期开始,朝鲜要求各级学校的学生自带柴火,于是一个循环反复上演:先是家里拿不出所要求的柴火份量;然后午餐没有了,之后孩子也不太参加课堂活动,总是躺着睡觉;再之后,没有什么解释孩子就不来幼儿园了。

  2006年朝鲜进行首次核试验,据对朝援助团体“好朋友们”说,次年,咸镜北道清津的技工学校和高等专科学校因粮食殆尽,住宿的学生们10多天没有吃上一粒米。

  “朝鲜党和政府优先发展教育,教育事业取得了巨大成就。”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馆的网页上这样写道:“解放前,朝鲜75%的人口是文盲,现在全部扫盲并均达到中等教育水平;解放前,朝鲜学龄儿童入学率不足35%,现在达到100%;解放前,朝鲜没有一所大学,现在有300多所各级各类的大学;解放前,朝鲜知识分子数量极少,现在有近200万知识分子。1975年朝鲜在全国范围内普及了11年制义务教育,1989年成人全部完成中等教育。”

  这真正应和了在朝鲜流行到每一名学生都能绘声绘色地演唱的一首歌,这首歌比本文开头提到的“布满卫星”可是牛多了,歌里唱道:即使面对火海,可爱的小朋友们请不用害怕。因为父亲在这里。这个世界,我们无所羡慕。

专栏策划: 搜狐评论

最新文章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