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朝鲜货币如同厕纸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朝鲜依靠大量的外部援助维持民众的生计,期间还发生过大面积的饥荒。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中,货币还有什么意义呢?

  5月7日,中国银行宣布中断与朝鲜外贸银行的业务往来,冻结朝鲜主要外汇银行的账户。“金融制裁”是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2094号决议中对朝鲜制裁的重要内容,2009年朝鲜失败的货币改革意味着货币经济的崩溃,朝鲜元大幅度贬值,官方汇价只是一种政治颜面,而飘忽不定的黑市价格才是朝鲜货币的真实面向。


  朝鲜自1947年以来进行过四次“换币”改革,1959年和2009年的换币都是1新币换100旧币,当通货膨胀到了无法治理的时候,更换货币不失为一种捷径,上个世纪90年代巴西也曾经更换货币,有效地控制了通胀。而朝鲜新币更换之后迅速贬值百倍,还不如旧币。朝鲜元的问题不仅仅是购买力下降,还在于这个国家根本没有一个完整的、可以公开运行的货币经济体系。

  匈牙利经济学家曾以“短缺经济”来概括指令性经济的特征,朝鲜面临的不仅是通胀问题,而是严重的短缺,乃至饥荒,自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朝鲜依靠大量的外部援助维持民众的生计,期间还发生过大面积的饥荒。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中,货币还有什么意义呢?

  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朝鲜就没有公布过经济数据,外界对朝鲜经济的动态知之甚少。货币是经济体系中的语言,无论朝鲜怎么掩盖,货币都会将一些秘密传递出来。朝鲜的货币也是国家发行的,但是它缺少国家的信誉基础,也没有相应的市场交换体系。因此,严格意义上讲,朝鲜货币是一种残缺不全的货币。

  法定货币之所以为人们接受,是因为人们相信国家的税收与财政会为货币的购买力“背书”,朝鲜从1974年4月1日就取消了个中税金,现在对一些外资企业进行征税,缺少一个健全的税收体系。在开城或者其它工业园区的工人工资将近一半要上贡给一个叫“Office 38”的机构,以表示忠心。“Office 38”是朝鲜统治精英的“生钱机器”,也是金氏家族的“小金库”,当然这里面的钱基本都是外币。换句话说,朝鲜的统治阶层都不相信朝鲜元了,更不用说外国企业或银行会持有朝鲜元。朝鲜政府每年都要从海外采购大量的奢侈品,当然需要美元来支付了,所以,美元其实充当了朝鲜的价格之锚。

  朝鲜官方一直维持固定的外汇汇率,朝鲜元既没有财政信用的支撑,也没有良好的经济前景,因此,有“脱北者”称,朝鲜元与厕所的手纸没有什么区别。当一种纸币失去了信用的支撑,那么它就要回到自己价值本身,其价值等同于废纸也就顺理成章了。

  当全国性的货币体系崩溃之后,黑市交易会自己寻找可以充当货币的等价物,比如美元、人民币、香烟等等。对于朝鲜而言,配给经济体系崩溃之后,整个经济体便开始裂变:官方经济、民众经济、军事经济以及一个维持高层生活方式的经济。在这样一个四分五裂的经济中,朝鲜元几乎没有用武之地。

  朝鲜人的工资连糊口都难,而且在一个没有私人经济活动空间的社会中,交易只能在地下进行。即便在民众交易的跳蚤市场,美元更受欢迎。脱北者将外汇寄回到国内维持家庭成员的生存,这成为朝鲜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跳蚤市场以及黑市交易成为财富分配的润滑剂。2009年朝鲜货币改革,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要打击黑市经济。

  先军政治之下,朝鲜军工尤其是核武器发展占用了大量的经济资源,当一个国家大量的财政开支用于军事的时候,其货币的可信度是受到质疑的。冷战期间,美元贬值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海外军事基地的开支造成大量赤字。金正恩信誓旦旦要经济建设与核武力建设同步进行,但是,资源有限,鱼和熊掌难以兼得。由于核试验,中美韩等国对朝鲜进行金融制裁。其实武器为朝鲜赚取大量硬通货,外部金融网络停摆,朝鲜要维系高层所需的奢侈品也是个问题。

  在一个没有私人产权的社会中,经济运行是通过权力(特权)而非货币进行,“无税国家”、住房、医疗、教育免费被视为朝鲜的优越性。权力主导之下,资源与福利是按照等级进行分配的,平壤是朝鲜特权阶层的居住地,其他地方的普通民众如何获得这些福利呢?相比于权力,货币能够销蚀特权,逐渐实现平等交换,推动自发、自由秩序的形成。这一点恰恰是朝鲜所不需要的,因此,朝鲜元面对的不仅仅是贬值,而是特权之上的寄生之物,“更换货币”也算不上什么改革,更像一个噱头。

  美国著名投资家罗杰斯连续两年对朝鲜发行的金属纪念币情有独钟,不管多少,照单全收。原因很简单,罗杰斯认为这些金币以后会升值,因为朝鲜政权不会太长久,原来罗杰斯做空的不仅是朝鲜的货币,而是朝鲜的政权。

专栏策划: 搜狐评论

最新文章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