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摘要: 以往领导人的个人情况里三层外三层包得严严的,一般人很难进入此禁区。新华社七大常委的特稿向领导人透明化迈出了可喜的一步……这就离公开个人财产只有一步之遥了。

  以往领导人的个人情况里三层外三层包得严严的,一般人很难进入此禁区。新华社七大常委的特稿向领导人透明化迈出了可喜的一步……这就离公开个人财产只有一步之遥了。

  对寄望于中共推动政治清明的国人来说,7篇常委特稿大概是最好的年终礼物,他们期待这个新任中共最高领导层能够像文章中所描述的那样,担当起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的角色。

  比如童话大王郑渊洁的81岁老父亲郑洪升,他虽然也评价“稿件有好有差”,但应该还是打心眼里高兴:“以往领导人的个人情况里三层外三层包得严严的,一般人很难进入此禁区。新华社七大常委的特稿向领导人透明化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他们的学历工作经历,性格特点,以及妻子是谁,干什么工作,孩子的性别,叫什么名字,都敢公开亮相,这就离公开个人财产只有一步之遥了。在我国应视为重大进步。”

  知父莫若子。郑老爷子那拥有400余万新浪微博关注者的儿子,立即转发接力:“俄罗斯、越南相继出台官员公布财产的严厉法规,中国不能落后。”;还有儿子的朋友李开复,这位美籍华人不吝赞之为“个人的一小步,中国的一大步”。

  的确,自从24日晨间,深圳特区报率先“出口转内销”地刊出以习近平和李克强为主角的那两篇特稿后,关心中国时局的人们就在微博上反复拆解咀嚼,互相沟通体会。@永不回头的过河卒就有两个感受:“领导人有点被请下神坛,下凡人间的意思;大队支书在我心中的形象突然高大睿智了起来!乐于从政的年轻人们别挤破脑袋去奔国考了,农村天地广阔啊!”

  最受欢迎的细节是习近平与彭丽媛“一见钟情”、“每天至少通一次电话”,以及他们的女儿取名习明泽;还有,知道习太太是谁一点不稀奇,但你知道李克强夫人是谁?答案也在文章里: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外语系英语教授程虹。

  老照片也红了。当天傍晚,@新华社中国网事就请各位博友来投票——“你最喜欢习总哪张照片?”

  恭喜习明泽小姑娘。当她还是个孩子时,坐在父亲习近平的自行车后座上,在福州大院留下童年记忆,20年后,这一幕深深地存在了围观者的脑海里。

  正如浙江电台音乐调频@主持人鲁瑾的心情:“看领导人的特稿,打开我就跳到最后,看他老婆孩子的事……这也不能怪我,其他的看得多了,这个以前没看到过”;“小清新”、“晒幸福”,这样的词汇被用来形容由新华社发布的领导人稿件,实在是前所未有。

  八卦之后,要说正事,特别是时事媒体账号,他们全力以赴热烈传播,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人民日报虽然至今也没把这批标明向海外媒体播发的新华社稿件登上纸面,但却是在微博世界中第一个发明“你不知道的习近平”、“你不知道的李克强”句式,并以晚安帖总结陈词:“成长经历、从政之路、家庭情况、个人爱好,对领导人信息的主动披露,拉近权力与公众的距离。而‘一见钟情’等感性字眼,也展现出他们普通人的一面。相比于宏大政治叙述,具体而微的生活细节,往往显得更真实可信。亲民政治,需要从告别神秘开始;透明政治,呼唤把权力置于阳光下。平安。”

  25日,当中国各地多有媒体以整版封面、特刊专题规格传播这批特稿后,微博讨论也是如火如荼。作为曾经的足球名记,李承鹏已经鉴定过总书记绷脚背的功底,希望能与他在先农坛约场野球。不过,玩笑之后,他显然还有更大的关切,那就是值此推动财产公示。

  作为原创者,新华社也在26日晚间借自家@新华视点的账号发布微评:“最高领导人信息公开开启了政治公开透明新风尚。央广经济之声报道,有专家认为领导人日常生活信息公开之后,会对推动其他重要信息公开起到预热效果。我们有理由信心满怀。”

  自有如报社主编@无边的浪涌响应支持:“果真如此,那表明21世纪的中共依然会无比强大。那是人民之幸,国家之幸!咱时常在想,一个纲领性质宗旨构成世界上最先进的政党,最有底气与资产阶级政党比清廉了,连财产公示都不敢做,那不成了笑话”。

  媒体人还要研究传播模式。@巴里时评感叹“以人物通讯形式图文报道新班子工作经历乃至家庭情况,63年来前所未有”;@五岳散人也愿意表扬一下新华社:“实话实说,中央媒体这几篇高层领导人的特稿,无论从公关创意还是操作手法上,看来是背后有高人策划。与此同时,要是没有这些领导的配合,也是无法出炉的。别的不论,文字中人味儿难得”。

  在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看来,利用互联网传播是个中最大亮点:“很显然,此次几位大佬的新华社人物特稿,是针对新媒体语境而做出的政治人物形象重塑,是写给网众看的。新华社发了长文通稿,主要在网上传播,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落地到传统媒体上。新领导层注重新媒体传播,而旧模式又根深蒂固,网上宣传与网下宣传的两种标准、两种风格、两套话语体系,一段时期内将并存”。

  新华社资深记者@朱玉,没能赶上与刘云山当同事的年代,也没参与到这场写作任务中。在手机被同行打爆之后,她只能通过微博表达自己的旁观感受:“国社写领导的七篇特稿,虽然我也不知道出台的过程和背景(当然对此感兴趣),但觉得此次最大的突破不是文体和写法,是从来没有以如此的方式,如此的写法,如此的篇幅,写过如此高位的中国政治人物。我想这一定是有领导点头的。否则国社也不知道不敢写领导家庭生活。至于它是特稿还是通讯倒不重要。”

  认证为人民网舆情分析师的@摘星手010,看来也不知道内情,但他还是要打气加油:“高层人物特稿,可能是中南海的安排,也可能是新华社的大胆创新。体制的门缝,就是这样一点点撬动的。别光指望顶层设计,每个层级,体制内外,都可以做出一份努力,关键是要有想像力和担当。”

专栏策划: 搜狐评论 华声在线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