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评论-搜狐网站> 国际评论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纽约时报刊文:美国的裙带关系已经非常严重

来源:观察者网
(译文/杨晗轶、作者/经济学博士,曾任谷歌公司数据科学家赛斯·史提芬斯-大卫德维茨)博彩网站Oddsmakers显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最可能出现的对阵情况是杰布·布什对希拉里·克林顿。

  两个家庭以这种方式把持美国总统职位,这使许多美国人感到不安。无论你是否喜欢两位候选人中的任何一位,你总会觉得哪里出了问题——这是布什家族与克林顿家族的第二次对垒,也是对美国自诩的“民主式选贤任能”模式的嘲讽。

  裙带关系给美国带来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或许科学数据能帮助我们了解这个答案——实际上,数据显示,美国的裙带问题已经混乱失控。

  我研究了“婴儿潮一代”(观察者网注:出生于1946-1964年之间)男性取得与父辈同样水平成就的概率。由于这个时期充斥着性别歧视,鲜有妇女担任政务要职,所以我不得不将研究范围限制在父亲和儿子之间。

  希拉里·克林顿12日正式宣布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资料图)

  让我们先从总统开始。在婴儿潮时期,美国历任总统共生育有十三个儿子,其中一位自己也当上了总统——如果杰布·布什当选,他将是第二位。在全美国约3700万名未能出生于总统之家的婴儿潮男性中,有两人曾入主白宫。2001年出任总统的乔治·沃克·布什或许是一个异数,但他的上台意味着,在我们的时代,总统的儿子成为总统的几率比同龄人大约高140万倍。

  显然,光看总统样本容量太小。我们可以计算一下其他政府官职“子承父业”的概率。下文以州长为例。

  州长们的儿子太多,很难确保数据不存在缺漏。所以我们假设州长们按照平均生育率繁衍后代。这意味着婴儿潮时期有250名男性后代出生在州长之家。其中五位后来也成为了一州之长,概率是1/50——这个几率比普通美国人高出6000倍。使用同样的方法,我们发现参议员子承父业的机会比普通美国婴儿潮男性高出8500倍。

  有证据显示,父辈从政给子女创造的优势越来越大。小布什的当选终结了美国此前171年来总统后人不再出任总统的历史(观察者网注:1829年卸任的美国第21任总统的约翰·昆西·亚当斯是第2任总统约翰·亚当斯的长子)。从2003年到2006年,参议员子女进入参议院的比例达到历史最高的6%。

  这种优势是选举政治中独有的吗?抑或不管来自哪个领域的成功人士都会将自己的基因和许多其他东西一起传递给子女。不同领域是否呈现出类似的家族传承规律?

  通过研究我发现,几乎在每个领域,拥有一名成功的父亲都将使你获得巨大成功的几率提升,但这种优势在金字塔顶端的政治世家体现得尤其明显。

  用同样的方法估算,NBA球员的儿子约有1/45的几率同样成为NBA球员。由于NBA球员总数比参议员总数多得多,所以NBA球员子承父业的概率的只比普通人高800倍。

  试想一下,篮球运动员的天赋在很大程度上是遗传的,尤其是身高。但NBA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很容易评估球员的表现。即使你是帕特里克·尤因二世,即使你老爸是纽约尼克斯队的传奇中锋帕特里克·尤因,你要是打得不好,就会被球队踢走。相比NBA,美国参议院里出现“父子兵”的几率高出11倍。

  在美式足球和棒球等不太依赖身高的运动项目中,“父辈优势”远较篮球运动更低。

  在调查了许多领域后,我发现了一个规律:“父辈优势”普遍都能帮助儿子取得更大的成功,但在政治领域这种优势最为明显——成功的政治家给子女的助益是其他行业佼佼者无法比拟的。

  根据我的估算,父辈优势在各项大奖和显赫职位中均有体现。对于一名美国男性来说,如果他的父亲是一名将军,那么他成为将军的可能性比旁人高出4582倍;如果他的父亲是一名著名的企业总裁,那么他成为企业总裁的可能性比旁人高出1895倍;如果他父亲曾获得普利策奖,那么他获奖的几率比旁人高出1639倍;如果他的父亲得过格莱美奖,他获奖几率比旁人高出1497倍;如果他父亲得过奥斯卡奖,那么他获奖几率比旁人高出1361倍。这样的几率显然已经相当高,但与参议员“子承父业”比旁人高出8500倍的几率相比,则显得小巫见大巫了。

  拿布什家族与其他领域的成功家族作比较,相当能说明问题。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最可能出现的对阵情况是杰布·布什对希拉里·克林顿

  任何一个现代家族仅凭才干,都不可能像布什家族主导政治那样主宰任何一个领域。或许美式足球世家曼宁家族是最接近布什家族的例子。不过,虽然佩顿·曼宁和伊莱·曼宁都曾捧起过超级碗,但他们的父亲阿奇·曼宁在美式足球界却远远够不上“总统”地位。

  放眼世界,单凭成绩论英雄的话,父子在同一领域取得伟大成就的当属尼尔斯·玻尔和他的儿子奥格·玻尔,他们都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但是,无论是玻尔家族还是曼宁家族,都没有在各自领域取得布什家族那样的统治地位。

  在选贤任能体制中,“趋均值回归”能有效限制世族的垄断地位。即便你身上的某些品质远超普通人,你的孩子很可能继承不了这些品质,从而更接近社会平均水平。

  “向均数回归”现象具有强大的力量,超群绝伦者一般都不会养育出另一名不世出的人杰。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迈克尔·乔丹的儿子在大学篮球队里已是泯然众人矣;为什么雅各布·迪伦拿得出手的好歌只有两首;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美国主流职业体育联盟名人堂榜单上找不出一对父子。

  打个比方,布什家族的统治地位好比迈克尔·乔丹生了两个儿子叫做勒布朗·詹姆斯和凯文·杜兰特,而他的父亲叫做沃尔特·弗雷泽。

  换句话说,这在统计学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不管是布什家族,还是切尔西·克林顿,或是其他任何政治世家子弟中的“可造之材”,这些家族都不可能盛产最优秀的治国栋梁。

  然而,政治还不是家族优势最突出的领域。通过研究,我发现在另外两个领域里,家族优势的影响力比政界有过之而无不及。

  首先是亿万富翁。根据我的计算,如果你的父亲是亿万富翁,那么你成为亿万富翁的几率较旁人高约28000倍。亿万富翁世家——比如沃顿家族或更早的洛克菲勒家族——主宰美国财富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布什家族主导美国政治的程度。

  自然,他们的财富和地位是继承的,而不是白手起家打拼出来的。或许我这么说过于片面,但在我看来,大多数富家子弟做的事,不外乎流连于香车美人之间,收购我钟爱的球队,然后胡乱经营直到它们破产。

  另一组人是电视真人秀明星。如果你的父亲是真人秀明星,那么你成为电视名人的几率比旁人高出约9300倍。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节目制作方找的本来就是名人家庭。

  诚然,这种批评也不能太过头。毕竟,2008年美国选出了拥有一半肯尼亚血统的奥巴马担任总统;毕竟,参议院里还有超过九成议员的父母不是政治人物。另外,2016年大选鹿死谁手还没有定论,也许未来的总统会是门卫的女儿伊丽莎白·沃伦参议员,或者牧师的儿子斯科特·沃克州长。不过,民主党可能推举州长的儿子安德鲁·科莫作为候选人;共和党也可能推举国会议员的儿子兰德·保罗作为候选人。

  如果要“比烂”,美国自然不是最烂的。在过去的50年里,朝鲜领导人之子成为接班人的可能性比普通人高出无限倍。在人类历史上,父位子袭的现象屡见不鲜。

  但是,大数据不但使我们能够拿当代美国和其他国家或其他时代作比较,还能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不同领域里的世家到底占据怎样的主导地位,以及什么才是真正的任人唯贤。通过大数据,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美国的裙带关系已经非常严重。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现代的美国还能容忍政治世家拥有如此巨大的特权?

  (观察者网杨晗轶译自《纽约时报》)

star.news.sohu.com true 观察者网 http://star.news.sohu.com/20150415/n411295098.shtml report 3322 (译文/杨晗轶、作者/经济学博士,曾任谷歌公司数据科学家赛斯·史提芬斯-大卫德维茨)博彩网站Oddsmakers显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最可能出现的对阵情况
(责任编辑:UN661) 原标题:纽约时报刊文:美国的裙带关系已经非常严重

我要发布

热点推荐更多>>

搜狐社论更多>>

南方水灾堪比18年前

检讨抗灾路径依赖,既不在天灾中竖英雄也不忘在人祸中悲悯苍生…[详细]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