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音乐理想主义的终局

2009年09月24日13:41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夏佑至

建国60周年·影像国史系列之十:音乐理想主义的终局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在想什么
我说要上你的路
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路
我的手也被你攥住
你问我还在想什么
我说我要你做主

崔健  《一块红布》 1991年

    崔健的音乐没有特别表达乐观的理想主义,反而代表一种在历史进程前感到茫然的情绪,唯一特别的是,这种茫然情绪并不让人消沉。崔健鼓励行动。这是八十年代的精神的主要特征。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也是他的第一张专辑的名称)发行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最后一年,其中既没有提到阶级斗争,也没有歌颂暴力革命,只是赞美了人类在逆境乃至绝境中爆发出来的意志的力量。崔健想消解革命史赋予长征的意识形态内涵,从而把长征变成一次抽象的漫步,而不是目标明确的军事行动。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强调长征的美学价值而不是历史价值。只要坚持走下去,年轻人就能够摆脱存在主义的(而不是政治和经济的)困境,这种想法和凯鲁亚克的《在路上》的主题是完全一致的。

    1991年他发表了第二章专辑《解决》。其中《一块红布》得到了王朔的高度评价。若干年后,因为这首歌,文学批评家把崔健写进了文学史。这看上去是一首普通情歌,只是比那种抒情的情歌的口味重一点(有一些性暗示),但和那些优秀的诗作一样,不同的人根据自己的感受,可以给歌词不同的解释。人人都认为——或者是愿意——这首歌有特定的指向。

    许多年后,不止一个老年人提到他们一生中经历的两个乐观、明快和朝气蓬勃的时代,那分别是在五十年代初和八十年代初。那种由百废待兴和意气风发相交织的社会气氛很难形容,很大一个原因是长期的压抑突然结束了,社会重新恢复秩序,人们感到一切都可以重头来过。另一个原因则是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解放了人性和创造力。这两个乐观的时代很容易就培养出了理想主义。

崔健演唱会现场

    还是许多年以后(相比我第一次从磁带上听到崔健的歌声而言),我在一次免费的现场演出中看到崔健这个人。他看上去和电视当中一模一样。我离他很近,非常近,如果是十几年之前,一定会非常激动。虽然罗大佑经常来大陆演出,但我一次也没有去买票看过他的演唱会。崔健认为这是对音乐家的商业利益的一种剥夺,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是想到和他们面对面时的情景和看电视并没有什么分别,我就鼓不起勇气来。这种情形恐怕只有有同样经历的人才能体会:有几乎十年时间,我们反复听崔健和罗大佑唱歌(通过随声听和电视),一方面是因为偏狭,一方面是因为发自内心的认同。通过认识他们——也是为了认识他们,我们才穿越了九十年代幽暗的时间隧道,发现了八十年代。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pengfeichang)
[我来说两句]

测测你灵魂的模样

测试:2010年你要提防你身边的哪个小人

测试你的智商到底有多高 测完可能会被气死

看你这一生有没有富贵命? 世界上最变态的八大菜

全球排名第十二位的心理测试:荒岛求生

测测你的死穴在哪里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